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换个置顶,希望大家关注我之前都看一看。

1、感觉第二个字很多人都不会念所以特地放张图说一下。
其实不会读也没关系,反正大家都叫我阿寺_(:з」∠)_

2、当前在搞的cp是宇龙/龙宇、周尹,陆花是过去式了,爬墙爬的没影了大家不要挂念我了(应该没有人挂念吧)

3、真的相当咸鱼,分享脑洞已经耗尽了我大半头发,正经写文更加使人头秃【所以很大概率不会写】

4、其实什么都想搞一搞,(甚至搞过表情包)不过反正都很菜,经常鸽掉(。)

5、间歇性话多,有时候很喜欢瞎哔哔,但是经常哔完就删。

6、欢迎大家都来喜欢我、都来找我聊天。

【为居居激情点歌】

想给花无谢点一首胭脂妆,或者小城谣。
江南水乡的春风暖阳里悠然走过的少年郎,被没大没小的丫头们偷了绾发的簪子也从不恼,反把随手折的杏花枝往发间一插,以花为簪,还像模像样地摇头晃脑:“花开堪折,岂不应景。”
或许从你身旁走过时,恰巧一缕暖风从池边拂过,把一丝花的香甜送到你的鼻尖,叫人不禁恍惚,究竟是池边的桃花香,还是他鬓边的杏花甜?

给公子景点一首我之仅有。
常年在云端立着的小仙,不知在清风里看了多少人间变幻,沧海桑田。他举杯敬过浩瀚星辰,与天边呼风唤雨的御龙打过照面,把山雨中立着的无人小楼在心底里据为己有,也有自己的领地,大约在海外三万里的仙岛,没有人烟,只有偶尔路过的鱼儿吻...


当年不知,纵情不过当年
今日说起,今日再难比从前。

只要你搞BILI GAME男团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点沙雕内容也要走外链。
BILI GAME究竟是什么神之禁忌cp?

【周尹】 激情脑洞6(曹斌X陆离)

 作为一个足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似乎不应该看着手机偷乐,但符合这个条件的曹斌现在就望着手机里陆离发过来的一条定位高兴得不得了,心说这个常年摆着冷脸的小闷葫芦终于开窍了,也学会周末约人出来了。

开着车走到半道上的时候,向来敏锐的曹队长才终于觉出不对劲儿来,哪有周末大好时光约人跑荒郊野外的?——除非他想约曹斌打一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那种。

但曹斌自认这几日没有干什么值得陆离动气的事。

再去拨陆离的号码,根本打不通。这下曹斌明白过来了,除了案子还能有什么事能劳这位一心献身事业的小陆警官大周末的给他发消息?他低头检查了一下配枪,想起这位尽职尽责的小陆警官抓起犯人就不要命的行事作风,又把定...

【宇龙|all罗勤耕】过客(一个脑洞存档+点梗)

*涉及人物:蔡晴川、冯庸、罗非、杨修贤/罗勤耕

*不负责任的脑洞

没什么内容的脑洞占tag是因为突然想来一个点梗,这篇是放在一个脑洞合集里的,包括这个,还有合集里其他的宇龙或者无差脑洞,想看哪个脑洞在这条下面留个评论,明天删tag之前,被cue最多的就写出来。

——————点梗截止——————

好的我知道了大家都爱罗勤耕√

我去接着把两百字的开头往后写。


罗勤耕:原本家底殷实,是个读过书的温柔知礼的小少爷,奈何家道中落,只能出来教书糊口。


白月光蔡晴川,曾是罗勤耕的学生,师生年下,情愫暗生。但国仇家恨当前,蔡晴川选择放弃学堂的学习,去了讲武堂,投身革命,也献出...


一体全体 何を信じればいい

把自己的喜欢的几张图排了下版。

忽然发现,BILI GAME男团的cp也好好嗑哦。

对于错误的事物,通常来说我的态度只有八个字:

可以理解,无法认同。

从感性的角度上来说,很多事情产生的缘故是可以被理解的,大多数人也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但讨论一个事物的对错是从理性的角度,错了就是错了,这是一个实质性的、无法改变的标准,并不会因为你理解了这个错误产生的原因,它就能变得正确。

谁能想到,我嗑过的冷门拉郎居然发糖了。

“我的cp一定发糖”这句话真是有用

我的前前cp发糖了、我的冷门拉郎墙头cp发糖了

那,我的亲cp什么时候发糖(›´ω`‹ )

【周尹】关于中杉正X方俊生(点梗3/5)

*微博点梗

*瞎几把乱搞的蝴蝶君AU

 

他们的初见是在一次宴会上。

 

一位有头脸的通日军阀过寿辰,整个上海滩的权贵富豪来了一多半,因为最受宠的姨太太留过洋,还搭起台子请了一群洋人来演歌剧,唱的是时下最兴的《蝴蝶夫人》。

 

日本人当然也要来,中衫正就是其中之一。他带着几个军装穿的笔挺的日本兵坐在最靠外的边上,说是看歌剧,其实眼睛全死死地盯着,留意在座的有没有混进来的反日分子。

 

分明演的是东洋女人的故事,但一场歌剧唱到头,中衫大佐也没有听进去多少,偶然瞥两眼,只觉得深眼窄鼻的白种女人将嘴张圆唱高音的模样,全然失了大和女子笑不露齿的...

青涩难免 要被遗憾瓜分

贴纸好可爱!!!to签也好可爱!!是我爱的陆离崽崽了呜呜呜呜
我好激动!虽然微博发过了但是在lof也要表白一次!
@一只爱蚊子的大狗 我爱你!!

【宇龙脑洞】3个人的故事谁应该有姓名

*韩沉X何开心/罗浮生

心理医生何开心跟黑帮大佬罗浮生都看上了黑盾组的韩沉,想跟他搞对象,两人还不知道自己有情敌,都盘算着怎么捕获韩警官的芳心,并且胸有成竹志在必得。

但当罗浮生拿着生煎来堵韩沉上班的时候,正好碰上何开心以送犯人心理分析资料为由来跟韩沉培养感情。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而且对方还跟自己长得一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x)

可惜韩沉是个高冷正直的警官,一心只想着除暴安良的伟大事业,不喜欢看男人为他争风吃醋,只希望身边和谐一点。

所以,黑帮大佬罗浮生尽管实际上每天砍人、背地里恨不得把碍眼的情敌杀人灭口沉海弃尸,但表面上仍然要做一朵出血海而不染的白莲花,骗韩沉说自己已经从良。

而...

每次更新完之后,愉快不过十分钟就开始陷入自闭:

“啊怎么会这么菜”

“这个梗抖的也太尴尬了”

“不搞了不搞了,太难了”

【周尹】 关于丁修X高酋(脑洞)

微博(点梗2/5)

江湖上刀法最好的要数高家。

从前都这么说,但如今不这么说了。因为高家的刀法败在了丁修手里。一个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游侠,就这么凭着一把苗刀,挑倒了高家使双刀的大少爷,把挥着大刀的当家人撂在马下。刀法凶狠刁钻,身手干净利落,同是以刀法著称的高家竟没人能制住他。

高家人输的心服口服。除了最小的少爷。

还未及冠的小少爷高酋,生的俊俏,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如何能容忍父兄挫败,家名蒙污,是夜提了刀,跨上马,便往丁修离开的方向一路直追,誓要将丁修斩于刀下才肯罢休。

高酋远远地跟着丁修走了几日,想知道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头,有些什么招数。

头两日在外赶路,丁修晚上宿在树上,高酋...

【周尹】关于硕风和叶X唐三藏(脑洞)

不愉快的事就此翻篇,多的我也懒得管了,还是搞一搞亲cp

微博那边的脑洞段子点梗(1/5),搬过来凑一下更新。

————————

 

 

漠北的风从来都大,在只附着一层薄薄的草皮的原野上就更放肆,无阻无碍,有时往东边卷来一把西边的尘土,有时朝南边带去几撮北边的枯叶,发狂的时候隔着大半个草原刮来一只吃着草的肥羊。

 

这些都是常有的。

 

但硕风和叶没想到,风还能刮来一个和尚。

 

倒也不全是风刮来的,依着这和尚的小身板,要真的给草原上的狂风呼来卷去地刮一回,大概命都要没了。他从水土养人的中原来,丰润的水土却养不肥他的身板,在...

没想到啊,我居然也有挂人的一天。

是的,就是这个人 @潇湘寂寞葬诗魂 ,直接拿红楼梦的剧情和原句改写然后加上陆花的名字就变成了一篇陆花文。

???套au也不是这么套的OK?

说自己是红楼梦的粉,不认为这篇文是自己的功劳,所以没有抄袭的意思?

我希望大家明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什么目的,文摆在那里,句子和剧情大量雷同就是抄袭。

还说要找茬也应该是曹公?人家入土这么久了,就不要拿这种事来打扰他了吧。如果你硬要说我不是曹公没有权利要求你删文道歉,那也OK,我就是想让大家看看你这副嘴脸,抄袭还诡辩,什么强盗逻辑?

虽然我向来佛,但要撕我也是不怕的。被人说咄咄逼人怎样我...

@潇湘寂寞葬诗魂   没什么可解释的,抄了就是抄了,删文然后挂tag道歉,就算陆花是佛系冷圈,抄袭也不能容忍,基本流程不能少。

一位冷漠的读者:

挂抄袭
蓝底是《红楼梦》原文,白底是潇湘寂寞葬诗魂写的,
什么时候拿本名著来,改改名字直接用就能叫做写文了?


从“我的cp一定发糖”到“我的cp什么时候发糖”。

我的本子终于到了!拆了封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看生门的新案子,写得太精彩了!

那个竖起手指嘘声的动作真的看的人心里一紧。还有小开心跟韩神要抱抱那里真的甜坏了,我好激动!一个绝对理智的韩警官,和一个充满变数小甜心,明明是两个矛盾体,但是放在一起却有意思极了,两人的互动真的太甜了。

生门的装帧也好看!红与白还加烫金,玫瑰金的书签也很精致华丽啊,爱了!

另一本还没来得及看,但是小碎花的竖封好好看啊,贴纸也超可爱的!今天也是疯狂表白马老师的一天! @牛盲马晒客

追上吧。

我居然被说:

“你醒醒!”

“你这么清醒还怎么嗑cp?”

“你这样是不会快乐的!”


难道我还不够cp脑吗??

【周尹】激情脑洞5(曹斌X陆离)

*补充说明:这些就是脑洞系列,不是成文,就是从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事里面抽出我想写的部分来写一写而已,时间线的连贯性其实不是很强,有些段子之间是有比较长的时间间隔的,请大家在两两之间自动加入一段空白时间。

【关于家里人】

 

上头给总队派了一个大案子。

是临时突发的案子,资料档案转过来的时候曹斌正为上一个案子的收尾交接工作在外省奔波,本以为忙完一个案子能好好休整一番,出不了什么岔子,队里的事曹斌全交给副队长和陆离打理,走之前还暗地里捏捏陆离的手掌“有事给我打电话”,脸上还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上了车。

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星期,又整了一番大阵仗。

说到底其实是上一个案子无意中牵扯...

我还是不能接受,一个那么好看的长发男娃娃,居然叫孙宇强(。)

关于无想X高酋

从前不太敢肖想和尚破戒的情节,现在想来,虚竹与梦姑就是个绝妙的例子。所以忍不住想象了一下,如果是无想,会是怎样的故事。

————

心性还不坚定的出家人,被魔头关在冰窖里,不打也不杀,只想看他破戒,要证明佛法也不过如此。奈何喝酒吃肉等计皆不成,无想不知道魔头究竟还有什么计策。

到了夜里,他被寒气侵扰难以入眠的时候,躺着的冰床上被塞过来一个用锦被裹着的人,身上还带着几分热热的酒气。

第一夜的时候那人拿沾着酒气的水盈盈的唇去贴无想的脸,他小心地把脸扭开,在心里念起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第二夜的时候,那人掀开锦被把滚烫的身子也贴了上来,以雪白的臂膀攀着他的脖颈,叫他连脸也扭不开,清甜的酒气全...

【宇龙/龙宇无差】还好先生与确实小哥

*瞎写瞎掰,与真人无关。

 

(1)

还好先生总是喜欢说“还好”,大概比他自己的名字说的还要多。他不大会夸人,也说不出不好的话来,总是那样温柔地点头:“还好。”

还好先生住在一片森林里,那里总是下着雨,比热带雨林的雨水还要多,一年到头总见不到太阳。

他原来也有过青涩懵懂的时期,曾经是个开朗阳光的男孩。那时候的他还不大常说“还好”,说的更多的是“很好”、“不怎么样”,语调轻快又俏皮,就连“不怎么样”也不使他消沉。

但这里连年的雨季实在太过沉闷,人的性子也跟着沉郁起来,他适应了“不怎么样”,也对“很好”提不起兴趣。

所以他现在只说“还好”。语调平平,就像他说的那样“还好”。...

原以为只是一段露水情缘再无交集,其实背后是无数次的错过。

愿他们不再错过。

【周尹】激情脑洞4(曹斌X陆离)

【关于曹警官的套路2】

 

 在曹队长坚持不懈、穷追不舍、死乞白赖的努力争取过后,市局刑警大队再添新丁,——时隔一个月,陆离再次回归总队,以正式队员的身份。

底下的人不禁为曹队长四处挖墙脚的能力所折服,当着全队人的面敢给曹斌脸色看的狠角色居然也被大老远地从二分队挖了过来,甘愿舍弃分队二把手的地位来总队打下手。这些天市局也没什么大案子,没少见曹斌往二分队跑,每每都是临着下班前二十分钟掐着饭点去的。有人在背地里说,不知道曹队这回请人家吃了多少钱的饭。

只有陆离心里清楚,他来这里不是为的几顿饭,而是一句话。——虽然曹斌带他下的馆子确实味道都挺不错。

那天下着点雨,本该是...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