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什么都搞,什么都菜。主业表情包,其他都是副业,不要当真。
——
常年混迹冷圈,当前一边嗑居北/白龙,一边奶周尹。
——
喜欢被人夸,喜欢我请留评论夸我!
——
墙头众多,啥都可能刷,欢迎同好关注,看不惯请默默取关。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陆花现代】归程一梦【国庆小短篇】

         又名:《花仙子下凡》(ŐωŐ人)

         今天一定是陆小凤有生以来最倒霉的一天。

         难得的国庆小长假,中间还有中秋,陆小凤原本打算回家过节,顺便见一见分隔两地的女友。因为买票下手晚了,陆小凤只买到下午的火车票,中间要换乘,到家估计是第二天凌晨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上火车之前还在常路过的花店里买了一束白玫瑰,准备一下车就直奔女友家,给她一个惊喜。

        可事情总是那么不如人意,陆小凤到了中转站才知道火车晚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站。深夜在候车室等车的时候又接到女友的电话,说她觉得异地恋太辛苦了,现在找到了比他更靠谱的男人。

        候车室外下起了滴滴答答的雨,进来的人出去的人一拨一拨的,脚下的泥水和伞面的雨水沾在地板上,带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陆小凤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那束白玫瑰被他扔在一旁。这束花似乎已经没有用处了,但当他打算扔掉它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忍心。因为这束花是那么好看,花瓣柔软洁白,几片翠绿的叶子点缀其中,配着几朵黄色的小花作陪衬,在花店的时候陆小凤一眼就看上了它,以至于买下它的时候也顾不上过一夜是不是会枯掉;它还带着一股让人心情愉悦的清香——尽管陆小凤此时的心情根本谈不上愉悦。

         他最后也没有扔掉它。
         没有什么时候能比现在更糟糕了,但至少还有这束花,陆小凤想。

         今天经历的实在太多了,陆小凤感觉有些疲惫,干脆歪在长椅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尖脸大眼,身材精瘦的男人拍醒了他:“等火车啊?”
        “不然呢?难道来睡觉?”被打搅的陆小凤有些生气,说话也带刺。

        “今天这火车怕是到不了了!你不知道,外面下好大的雨,雨势那个猛啊,我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山腰上有一截铁轨都给泥石流堵住了!”精瘦男人边说还边比划,语气不无夸张。

        陆小凤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长途汽车上售票的,我的车子就在火车站外边,车马上就要开了,”那男人说着语气顿了顿,眼神有点飘忽,“你知道,这大晚上的又下着雨,没什么客人,还不就是想多赚点宵夜钱嘛!”

        陆小凤掏出手机,果然看到关于泥石流破坏铁轨耽误了行车的消息,但心里仍不放心:“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的地方一定跟你的车顺路?”

        精瘦男人挤出一脸笑:“我知道,你要去T市嘛,你坐的这个候车区就是去T市的乘客坐的。”他说着一手拽起陆小凤,一手扛起他的行李,“你放心,我们是正规长途汽车,不会骗你坐黑车的!”

        陆小凤想挣开他的手,却想不到这个男人看着精瘦,力气却大的不得了,疲惫不堪的陆小凤的挣扎没有派上一点用场。到了车子前,玻璃上果然写着终点站T市,前玻璃的左下角贴着正规长途汽车的执照,车子看着干净,配置也新,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乘客,眼见这样,陆小凤这才放下心上了车。

         等车子发动了,陆小凤突然想起那束白玫瑰还躺在候车室的长椅上,忽觉有些可惜。但他实在太累了,没什么心思再想其他的事,买了车票之后就靠着椅背睡着了。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再一次被叫醒的陆小凤烦躁不已,正想吼一句,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气质清润,脸上带着微笑,眉目间满是善意,而且他长得很好看,让人对着这张脸完全生不起气来。

         气势汹汹的话到了嘴边又被陆小凤咽了回去,另换了一副语气:“当然,你想坐就坐吧,不必特地叫醒我。”
         那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真是对不住,我看不见,不知道你睡着了。”

         陆小凤听了不禁惊讶地上下打量这个男人,——他既不戴墨镜,也没有手杖,而且他的眼睛是如此清澈,一点也不像是个盲人。“那还真是看不出来啊。”陆小凤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

        “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瞎了,而且我的听觉和嗅觉都比较灵敏,所以已经习惯了。”他说话的时候也一直带着微笑,仿佛看不见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
         “你也去T市?”平常陆小凤不喜欢跟别人搭讪,但今天却忍不住话多起来。
        “是啊,”他答道,“回来陪家里人过中秋,你也是吧。”
        陆小凤苦笑了一下:“本来是。”
        “不好意思。”那人没有再问下去。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陆小凤忙道,“就是和女朋友分手了而已,本来就是异地恋,这样倒乐得自在。”
        “你应该是个很好的人,”他说着突然把脸转向陆小凤,虽然眼神有些空洞,但清澈的眼睛里透着真诚,“一定会找到更合拍的伴侣的。”
        “希望是这样。”

         虽然他们后来什么也没有再说,但陆小凤莫名觉得那人在旁边令人很舒服,或许是因为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什么花的香味,只是淡淡的,却让人很安心。
         在这样的氛围里陆小凤也忍不住安心地睡着了,不同的是这次他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
         他梦见他躺在一张白色的大床上,那个人在他的怀里。
         他们接吻,相互爱抚,然后在双方细细的喘息里陷入一片白茫茫中。
        之后就再也没有画面,但是身心都舒展开来,轻飘飘的,让人更加欲罢不能。

        陆小凤再次醒来的时候汽车已经到站了,旁边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座位上躺着那束白玫瑰,花瓣仍然洁白,叶子也翠绿,那股清香也还未散。

         “坐我旁边的人呢?”陆小凤问那个精瘦男人。
         精瘦男人挠挠头:“你旁边什么时候坐了人?我没注意。”
        车上的人都陆续下了车,只剩陆小凤望着那束花,良久地出神。

         假期结束了,陆小凤回到了工作的城市。那束花已经谢了,其中最好看的一朵被他做成了标本,框进了相框里,但那个男人却再也没有在他的梦里出现过。

        这天陆小凤下班早,又路过之前买花的花店,偶然看见橱窗里摆着一束漂亮的白玫瑰,忽然兴起走了进去,直奔橱窗:“老板,这束白玫瑰多少钱?”

        “先生是说橱窗里那束?”不同于往常聒噪的小姑娘,一把温润的男声从柜台后传来,“那束花是我自己喜欢才摆着的,不卖的。”

        陆小凤循着声音回头,正巧迎上一双清澈的眼眸。
       
        从此,这间花店又多了一位常客。

——————————————————————
废话:
风月这两天卡壳了,正好又遇上考试,不知不觉就拖了好久,但现在思路已经理清了,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应该能更新。
后面想了想又加了一小段结尾。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