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什么都搞,什么都菜。主业表情包,其他都是副业,不要当真。
——
常年混迹冷圈,当前一边嗑居北/白龙,一边奶周尹。
——
喜欢被人夸,喜欢我请留评论夸我!
——
墙头众多,啥都可能刷,欢迎同好关注,看不惯请默默取关。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陆花民国衍生】风月【八 下】

         马车上,凤官靠着宁老爷的肩,只觉得头昏沉沉的,好容易颠颠簸簸间睁开半只眼,看见身边的人放在膝上的左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折扇,又安心睡了过去。他给人下了药,浑身发烫,宁老爷隔着衣服也感觉到身子一边都给捂热了,于是轻轻打开折扇摇起来。

        到了宁府,凤官被扛着下了马车,送进了厢房,人躺到了床上反而醒了,挣扎着坐了起来。宁老爷见状,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好些了?”
        凤官喉咙里发烧,话也说不出来,只摇摇头,眼睛瞥一眼老林。宁老爷立马摆摆手,让老林退下。凤官狠狠咽一口唾沫:“今日这出戏,宁老爷觉得怎么样?”
       宁老爷想不到他这时还记挂着这个,便道:“我都明白。”
        凤官没有气力地笑了一下:“那、宁老爷往后还来听戏吗?”
        “那是自然,”宁老爷见他脸烧的通红,又道,“你在这里躺着,我叫人去请大夫来。” 宁老爷说着就要起身,却不想被凤官抓住了手。宁老爷的手颤了颤,握紧了拳,正打算挣开,凤官见状低头将脸颊贴在宁老爷的手背上,轻轻蹭两下:“请大夫不管用,难道宁老爷到了嘴的肉也不吃?”他的喉咙发干,声音带着几分沙哑,脸上因为药的缘故烧的厉害,热热的贴着宁老爷的手背。
        十指连心,这手背上的热也直透到心里,像是烧起了一把火。宁老爷一时也被烧的不由得动了情,先是一怔,咽了口唾沫,摒着一口气将手摊开翻过来,手掌带着一层薄薄的热汗,还有些发颤,轻轻碰了碰凤官的脸颊,半晌才道:“是啊,哪有不吃的道理。”

【车,略,上车请戳评论微博链接】

         那晚凤官也不记得自己来了几次,只记得后来两人都扛不住了,歪在一起睡着了。第二日醒来时,宁老爷早已不在房内,凤官后脑勺挨了那么一棍,又兼猛药伤身,昏昏沉沉直睡到午后才醒来。洗过澡后,凤官又听下人们说宁老爷出去谈生意了,于是也不多留,回了自己的住处。
         回去后凤官思前想后,总觉得那日有许多话没有讲清楚,又怕宁老爷不愿见他。于是又过了几天,凤官拣了个日子,一早便来了宁府。下人把凤官领到了书房,宁老爷正提笔练字,见了凤官,手上一颤,随后索性丢开笔,道:“凤先生来的这样早,想必有事?”
         待下人退下,凤官从怀里掏出一本陶潜的诗集——正是原先那本古本,递到宁老爷跟前:“前些天就想送给宁老爷,可事出突然,一直没机会拿出来,今日特意送过来,还请宁老爷不要嫌弃。”
         这古本宁老爷心仪已久,虽犹疑半晌,却也不推辞,便收下凤官送的诗集,道:“凤先生如此有心,宁某也不知该如何还礼了。”
        凤官思量片刻:“素闻宁老爷写的一手好字,宁老爷就写个字给我罢。”
        “只要凤先生不嫌弃,”宁老爷说着提起笔,“不知是哪个字?”
        “就写个‘安寧’的‘寧’。”
        宁老爷心里明白,于是提笔写了个“寧”字。又问:“这样可好?”
         “好的不得了,”凤官拍掌道,“忽然想起来一个地方,想向宁老爷问路。”
         宁老爷又有些不明白了:“什么地方?”
         只见凤官指着那“寧”字当中的“心”,道:“这里。”
         凤官说着,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宁老爷,让人避也避不过来。半晌,宁老爷抿嘴一笑:“已经到了的地方,就不必再问路了。”

——————————————————————————————

终于出来了,以后再也不发誓了(›´ω`‹ )

评论(2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