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陆花】乡村爱情故事【下】

*农杂店老板陆X村支书花
*时间背景:上世纪八十年代
*文中使用了一些方言,主要是湖南湘潭、长沙一带的。
*主欢脱日常向,OOC,慎入!

【下】

         这几天,陆小凤总感觉花满楼有事瞒着他。
         因为他看见花满楼起了个大早,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穿着崭崭新的白衬衣和锃锃亮的黑皮鞋,还骑上了自行车——要知道,花满楼平常穿的白衬衣都是洗过好多次,还有点泛黄的,因为要干活,他也不常穿皮鞋。
         而且花满楼不止是有一天起这么早,一连好几天,陆小凤都从窗户眼里看见花满楼家的大门老早就开了。陆小凤心里纳闷,却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没看见过,照旧去花满楼家里蹭晚饭吃。

         直到这天,陆小凤在田边歇气,刘婶子和李婆在一边闲聊天,于是他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只听刘婶子说:“你说村头村尾年纪合适的姑娘都介绍过了,他都没看上,还有谁家有姑娘呢?”刘婶子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媒婆,她说的亲事十桩里成的没有九桩,也有七八桩,许多自己不会谈对象的男青年女青年都找她说媒。
         李婆拿草帽扇扇风,道:“隔壁村老谢家不是有个姑娘还没谈对象吗,要不你去问问噻。”
         刘婶子一拍脑门:“是了是了,我怎么没想到她!老谢以前在学堂读过书的,他姑娘也文文静静的,配花书记肯定好!”
         陆小凤正喝水,听到这里心里一惊,差点没把水喷出来,他好容易强忍着把这口水咽下去,急忙忙问道:“刘婶子,你刚刚说给谁介绍对象?”
         “花书记咯,陆老板跟花书记住隔壁,天天打照面,连他找对象也不晓得?”刘婶子说着又有几分得意,“那天啊,花书记特地跑到我家里来,还提了一袋子水果,亲手交到我手里,托我帮他在村里找个对象嘞!”
         陆小凤更吃惊了:“真有这回事?”在他眼里,花满楼平素对这种事从来不上心的,还总说两人能不能过一辈子要看缘分,急不得的。
         刘婶子一扬头:“我做什么骗你?不过花书记眼光高,咱们村里的姑娘他都没看上,这不,我打算收了谷,晚上就去隔壁村老谢家问问。”刘婶子说着又打量陆小凤一眼:“陆老板做什么这么上心,你也看上他家姑娘了?”
          陆小凤连忙摆摆手:“我怎么好耽误人家好姑娘。”说着又旁敲侧击的问:“就是——花细满头前从不对这事上心的,怎么这会子就……”
         旁边李婆插话道:“那还能怎么嘞,要不就是年纪大了要不就是家里催了咯!”
         陆小凤想起前些天花满楼确乎说过他五哥来了,也不再接话,又坐回收割机上开始收谷。

         陆小凤从没想过花满楼会主动去相亲,他很满意现在的小日子,两个单身汉就这么打隔壁住着,乐得自在。他心里其实明白,即算自己不结婚,花满楼也总要结婚的,只是想不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样快,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陆小凤吃过饭,躺在床上想得出神:“那,我也去找个对象结婚?”他最终还是摇摇头,他想象不出来一辈子对着一个女人该怎么过。但他却时常想象自己和花满楼这么打隔壁住着,看着他变成小老头的样子——他头发花白,鼻梁上架着比现在更厚的眼镜,牙齿或许也掉了好几颗,走路也不稳当,拄着拐杖,说不定还要陆小凤扶一把。就连陆小凤跑到他屋里把酒喝个精光,他也拿他没办法了。
         可陆小凤又想,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或许也举不起酒坛子了,那偷酒喝就得带上瓢了。越想越远,越想越扯谈,陆小凤好容易把思绪拉回来,又回忆起他们的小时候。

         那时候陆小凤才十一二岁,花满楼的大哥刚买了自行车。那年头在乡里自行车可是稀罕物件,陆小凤一直想骑一骑,就唆使花满楼把自行车从家里推出来。陆小凤学啥都快,一跨上去就骑的蛮好。他还不满足,硬要逞能,让花满楼也坐上来,两人在河堤上颠颠簸簸的,还吹着点小风,陆小凤正得意的不得了,突然猛地磕着一块石头,两人都从自行车上翻了下来。
         那天花满楼扭了脚,也不敢再坐自行车了,陆小凤一手推自行车一手牵着一跛一跛的花满楼回的家。陆小凤没心没肺的,丝毫不在意,可花满楼担心的不得了:“我的脚绊成这样,明天上学可怎么办呢?”
         陆小凤答:“我牵着你去呗!”
         花满楼又问:“那放学回来呢?你每回跑得那么快。”
         “花细满,你放心,你放学我也牵着你,你要到山上玩我也牵着你,你要来河里洗澡我也牵着你,你跛多久我就牵你多久,跛一辈子我就牵你一辈子。”陆小凤怕他不信,还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了。
        花满楼看着陆小凤,过了好久才笑着说:“哪里能真的跛一辈子啊!”

         后来到了两人上高二的时候,花满楼全家都搬去了城里,花满楼也去了城里念书。那时候陆小凤心里难受的不得了,因为全班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作业回回都全对还回回都愿意借给他抄的人了。
         再后来班上转来一个女孩子,也是作业回回全对,也愿意借给陆小凤抄,甚至还帮陆小凤抄。但陆小凤还是想念花满楼。于是他想,或许是因为花满楼对他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世上独一份的重要。
        陆小凤这么想着,从小时候想到高中,又从高中想到今天下午吃饭的时候,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连梦里也是花满楼,梦见花满楼跟他喝酒,一杯又一杯,喝了个烂醉,然后两人歪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陆小凤醒的很早,天才蒙蒙亮,他又从窗户眼里往花满楼家望,望了好久也不见花满楼骑着自行车出门。直到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花满楼才穿着汗衫打开门舀水洗漱。陆小凤见状也端着脸盆从房里出来。
        “陆大哥,起来了。”花满楼刚洗完脸,跟他打招呼。
         陆小凤也舀水洗脸,道:“是啊。”陆小凤一边舀水一边往花满楼那里瞟,终于憋不住问了句:“花细满,昨天在田里我听刘婶子说要给你说对象?真正啊?”
         花满楼怔了下,答道:“嗯,是有这回事。”
         陆小凤又问:“那你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没什么看上看不上的,就是觉得不太合适,”花满楼说着低下头洗毛巾,“刘婶子说今天下午让我再去趟隔壁村见个姑娘。”
        话从花满楼嘴里出来,陆小凤反而不知道怎么接了,只说:“希望这个姑娘合适咯。”

         到了下午,花满楼又打扮的整整齐齐来了老谢家,老谢两口子刚倒了杯茶,就说要去田里收谷,两人都出去了,只留花满楼和他家姑娘坐在堂屋里。
        花满楼坐在这边桌子角上,姑娘坐在那边桌子角上,一个低头喝茶,一个低头拿手绞着碎花裙子的边边。
         过了好半天,花满楼先开了口:“我叫花满楼,是隔壁村的支书,明年开春就三十了。你怎么称呼?”
         那姑娘红着脸,半天才略略抬起头来,细细声地说:“谢桑……他们都叫我细桑,六月才满的二十二。”
         细桑的确是文文静静,可也不爱说话,花满楼只好绞尽脑汁想各种话头。聊了好一会儿,她话才多起来。花满楼对细桑谈不上喜欢,但十里八村合适的姑娘也不多了,而且她模样的确不赖,所以花满楼也就耐着性子跟她聊。
         聊到家里人的时候,细桑问他:“我听人说你原来是城里的,户口都迁到城里去了,怎么又想着回来了?往后还回城里去吗?”
        这一问倒把花满楼问住了,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就偏要来乡里,但他清楚,自己不喜欢城里。花满楼想,他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想到这里,花满楼自己也怔住了,“他”是哪个?花满楼仔细想了想,这些年村里总有人这么问他,他的父亲和哥哥也问过,似乎只有一个人,从来不问,——陆小凤。
         细桑见他不答话,又小心起来:“我、是不是不该问的?”
         花满楼摇摇头:“没有,不过我有些事,现在该回去了,实在对不住。”花满楼明白,当他开始忍不住把她跟陆小凤比较,就说明她已经不是他心中的首选。

         花满楼推着自行车从老谢家出来没几步,就碰上了陆小凤。被撞个正着的陆小凤有些窘迫,随口就扯起谎来:“花细满,好巧啊,随便走走也碰到你了。”
         花满楼笑了:“是蛮巧的。”
         陆小凤觑一眼花满楼的脸色,又问:“你相对象相中了没?”
         花满楼摇摇头,又道:“我只想问你个事。”
         陆小凤道:“你说。”
         花满楼一边走一边道:“我从城里回来这么多年,你怎么从来不问我为什么回来?”
        陆小凤听了竟还有些得意:“说实话,你刚走那会子我心里一点也不舒坦,可后来就舒坦了,因为我晓得,你一定会回来的。”
         “你怎么晓得?”花满楼不解。
         陆小凤故弄玄虚地摇头晃脑,道:“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晓得,可我就是晓得。”
         花满楼推着自行车,只是笑。
         陆小凤见花满楼不说话,故意拿以前的事糗他:“花细满,你现在胆子大了哦,不怕坐自行车了?”
         花满楼也不服输,笑道:“我怕什么,反正跛了脚也有人牵我一辈子。”

——————————————————————————————

这个故事暂时到这里完结,其实还有好多可以写的,鉴于还有一个坑没完结就先不拓展开来了,之后有机会的话会再接着写的。
@垚颜huo众-dfvcd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