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大佬的女人


*尹正性转,BG向
*大佬丁修X空姐乔慕渔
*无脑傻白甜,魔改人设,OOC,慎入!

        又到了航空公司年终总结的时候,年终奖的名额本该有乔慕渔一个,可正式公布名单的时候却到结尾也没有报到她的名字。有两个空姐背地里嚼舌根子:“瞧她平常那样儿,年终奖还不是评不上!”“不就有点模样嘛,让她得瑟!”
        乔慕渔心里不服,暗暗抓紧了裙边。这要是平常,她肯定一早就炸了,不仅仅因为她性子火爆,还因为有人罩着她,——她的恋人,丁修,当地数一数二的大老板,不止生意做的大,据说跟黑白两道都牵扯不清,没人敢惹他。
        可是现在不行,丁修去了外地,似乎出了点状况,已经两天联系不上了,现在的乔慕渔没了依附的大树,最多是个小麻雀,遇到事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气归气,没有放假还是得照常飞,收拾好行李又是一趟航班。

        乔慕渔虽说是大佬的女人,其实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女孩,家里往上刨三代也没有个有前科的。
        而且她还是个模样特别好看的女孩。肤白貌美桃花眼,身材凹凸有致,最撩人的是那一张小嘴,唇峰轮廓分明,唇珠小巧而尖,唇色红润,上唇总是不自觉微微翘着。她身上有点好看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的心高气傲,除了在飞机上的营业式微笑,总摆着一张冷脸,但这两片唇一开一合却带了几分俏皮的意思,叫人忍不住喜欢。
         就是这样的乔慕渔,让丁修在飞机上一见钟情,他半靠在座椅上,只是略略一抬眼,看见她从衬衣领子里露出的半截脖颈和那张小嘴,就动了情。他好久没有这么火烧火燎似的被人撩过了,平常见惯了动不动就露肉的女人,这种正正经经的冰山美人反倒让他眼前一亮。

        丁修也一点不含糊,下了飞机后,他就拿出大佬追女人的百般招式,玫瑰钻戒名牌包,外加豪车接机,要多阔气有多阔气。一回不行就来第二回、第三回,反正铁了心要把乔慕渔追到手。
        乔慕渔捱不住这样的穷追猛打,最后还是缴了械,投了降,当了大佬的女人。丁修实在不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她喜欢文质彬彬气质温润的,丁修虽然说不上五大三粗,但到底是生意人做派,金钱至上,显然跟这几个词挨不上边。
        但在丁修身边让她很安心,尽管他从来不是个安分的男人,但他的宽阔的肩膀和厚实的胸膛可以任她依靠,强健的臂膀可以把她牢牢地揽在怀里,沉沉的声音低语时也让人平静。而且丁修很宠她,一点点小脾气小性子都惯着,原来她最多是只不爱亲近人的猫,现在稍稍被碰着点尾巴就呲牙舞爪的。
        丁修不气反乐:“大佬的女人,是该有点脾性。”
        不过也总少不了背后说闲话的,说她狐狸精、傍大款。乔慕渔倒是没因为这个置过气,狐狸精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权当是夸她长得好看了。
        丁修从来不开空头支票,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所以他也没给过她一辈子的承诺。乔慕渔心里也是做好觉悟了的,像丁修这样的大佬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可能一辈子宠着她,所以趁着现在有人宠有人惯,她就抓紧了机会好好得瑟,也不枉当一回大佬的女人。

         不过跟丁修在一起也不全是好事,像这次年终奖这一类被挤兑的事,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不止一次两次,全是因为得罪了她的女上司。这事真要追究起来,起码有一大半是丁修的责任。
        当初丁修刚追到乔慕渔的时候,生意场上也是一帆风顺,彼时风头正劲,谁都不放在眼里。有一回丁修带乔慕渔参加某个商业晚会,好巧不巧她的女上司也受邀来了。女上司老早以前就不待见乔慕渔,乔慕渔当然也不愿意往枪口上碰,即算丁修陪在身边,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望望天花板。
        偏偏丁修眼尖:“我听人说前面那女的是你们公司的,不去打个招呼?”
        乔慕渔端着红酒抿了一口,眼睛望着天花板:“跟她不是一路人,说不上话。”
        丁修瞥一眼女上司,一张尖脸,踩着细高跟,一副眼里不容人的模样,那气场比乔慕渔强多了。他眯了眯眼,笑道:“说不上话,去膈应膈应她也好啊。”
        说着还真把乔慕渔拉过去了,冲着那女上司明褒暗贬一阵怼,女上司也不傻,脸色看着看着就不大好看了,青一阵白一阵的,咬着牙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乔慕渔在一边看戏倒是看爽快了,忍不住捂着嘴咯吱咯吱乐,可这梁子也就这么结下了。丁修在的时候女上司不敢拿乔慕渔怎么样,丁修一走当然得抓住机会出出心里这口恶气。

        眼下丁修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上了,乔慕渔想的明白,不管他是遭人算计出了事,还是喜新厌旧不愿意搭理自己,最多不过就是分手。他该给她的东西早就给她了,他们两个也算是互不相欠。
        可不在飞机上的时候,乔慕渔还是忍不住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未读信息,就算是短信上的小红点也能让她的心揪起来,连未读的通知短信也一条一条仔仔细细翻到底。

        飞机上,乔慕渔一如既往地挂着营业式微笑穿梭在机舱里,但她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似乎在某个角落里,有一束视线总死死地追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没有急着回头,故意平视前方,走到舱门边上才用手理理侧边的头发,略略偏了偏头,用余光扫了一眼——是一个坐在角落里看报纸的男人,带着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看着是在看报纸,其实目光一直沿着报纸上沿落在乔慕渔身上,盯得人心里直发毛,就算是看美女也不是这么个看法。
         乔慕渔收回目光,那个男人身材高大,要真的心怀不轨,她还真没有胜算。无奈之下,她端着咖啡进了驾驶舱,送完咖啡悄悄给副驾驶送了个眼神,轻声说:“下了飞机等我,晚上请你吃饭。”
         副驾驶姓许,跟乔慕渔的理想型算是挨的上点边,暗恋乔慕渔好久了,但乔慕渔眼光高,瞧不上他,只是一直不明说。她跟丁修好了以后许副驾驶也没放弃,总一门心思认为她是被丁修逼的,身不由己,还是照样明里暗里献殷勤。这回乔慕渔主动约他,当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乔慕渔是最后离开的,许副驾驶在舱门外等她。那个男人没有来找事,乔慕渔暗暗松了口气,和许副驾驶一起出了机场。
        吃过饭后,许副驾驶把乔慕渔送回了房间,她扯出一个微笑:“谢谢许副驾驶今晚陪我吃饭。”说完就把门“砰”地关上,把刚看到点希望的许副驾驶关在了门外。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第二天的航班上,乔慕渔又一次感受到了那令人发毛的视线,可这一次她怎么也找不到视线的源头。她开始慌了,但昨晚的事让许副驾驶心里很不爽快,今天也不太愿意搭理她。
        她低头摸了摸脖子上挂的项链,那是丁修送给她的,她不可否认,现在她非常想念丁修。

         乔慕渔又是被留到最后的那个,这回没有人等她了,她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一瓶兑了清洁剂的喷雾,一把餐刀,手机也开了录音,然后捏了捏衣角,咬着牙出了机场。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人也稀稀拉拉的,乔慕渔心里更慌了,在脑子里一遍遍想象可能出现的情景,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突然从角落里闪出一个黑影,从后面抱住了她。乔慕渔刚想喊救命,那人却捂住她的嘴,低头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项链你戴上了啊,想不想我?”
         是丁修。
        一瞬间害怕化成嗔怒,她狠狠地咬了一口丁修的手,丁修吃痛一下,松开了捂着她嘴的那只手。他把她转过来,抵着她的额头问:“生气了?”
        乔慕渔狠狠磕一下他的额头,她眼眶发红,眼里还噙着泪花,脑子里千万句话涌到嘴边只剩下一句:“你都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
        额头痛得很,但丁修一点也气不起来,声音更柔了:“大佬不在,大佬的女人给人欺负了?”
        “被欺负的可惨了。”她小声嘟囔。
        丁修乐了,轻声哄她:“谁这么大胆子,告诉我,找人收拾他。”
        乔慕渔撇撇嘴:“那人就在眼前啊。”
        丁修笑着把她搂进怀里:“那你嫁给我,慢慢收拾一辈子呗。”

————————————————————————

逻辑已死,就是一篇非常短小的无脑傻白甜。
感觉大佬的女人这个称呼非常苏,就随手写了。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