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怕冷


*申金贵X万虎,脑洞产物,OOC,慎入!
*本来想写乡村爱情故事,肝到一半感觉肝不出来了,剩下这么一个没头没尾的一段

         万虎回城里过年了,申哥又只剩下一个人。这两天订肉的人家比往常多得多,因为要屯肉着过年,申哥每天杀完猪还得忙着把肉送到各家各户。
        他忙完一天回家的时候,总要打万虎的小屋子门前经过,——他就住在万虎家屋后。别的人家这时候还没睡,大多都围在一起烤着火,从窗户里透出白炽灯亮堂堂的光。只有万虎的小屋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开灯了,一片黑黢黢的。
        申哥回到自己家里,灯也黑,灶也凉,冷极了,一点人气也没有,以往不是这样的。他想起,万虎在的时候,他的屋子里能照到万虎家窗户里透出来的光,那时候似乎没有这么冷。

        这个不怎么热闹的年终于过完了,万虎也从城里回来了,申哥骑着自行车去村口接他。万虎套着厚厚的棉袄,裹着长长的围巾,手里还提着两瓶酒一袋子水果,手上没戴手套,两只手受了冷风吹,冻的发红,手指尖又被网绳袋子勒得泛白。他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来接他的申哥,肉肉的脸蛋把两只水灵灵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不过看着让人心里怪甜的——看来过年在家里伙食挺好。
        申哥把水果和酒挂在自行车把手上,瞅了万虎一眼:“胖了。”
        万虎肉肉的脸蛋瞬间耷拉下来,气鼓鼓地瞪着两只滴溜圆的眼睛。他重重地往自行车后座上一坐,自行车颤了颤,前头挂着的两瓶酒也碰的叮叮当地响。
        看万虎不高兴了,申哥不再说话,一蹬地踩着自行车往家里骑。冬天的风是很冷的,吹在脸上像是钝钝的刀子在脸上剜,万虎不由得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往冻僵的手上哈口气,轻轻搓一搓。
        申哥似乎感受到万虎的动作,腾出一只手来,把万虎的手抓着往自己棉袄的口袋里塞。他的口袋里很暖和,万虎把手放进去,整个人都连带着暖和了。于是他的另一只手也钻进了申哥的另一个口袋里,又往里攒了攒,抱紧了申哥的腰,冰凉凉的脸隔着棉袄贴着他厚实的背。
        “还冷吗?”申哥问。他的声音在胸膛里发出一阵震动,透过棉袄传了过来,和棉袄粗糙的料子一起,震的万虎的脸麻麻的。万虎脸贴着申哥的背又蹭了蹭,故意说:“还是冷,风吹的脸痛。”
         “要我说,你就是脸上肉太多了,所以经不得吹,要是瘦下一点就好了。”申哥嘴上这么说,脚下还是放慢了速度。
        万虎用脸轻轻撞一下他的背:“骑你的车!”

        晚上的时候,申哥在万虎家里吃的饭。万虎开了一瓶酒,说是只喝两口,喝着喝着酒瓶就见了底。吃完饭万虎送申哥出来,他说:“谢谢你今天来接我。”然后借着酒劲在申哥脸上亲了一口,他的嘴巴软软的烫烫的,还带着一股酒味,大概嘴上沾的酒还没揩干净,在申哥脸上留下了一圈口水印。申哥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烧。
        他亲完就慌慌张张地转身回了屋,关门的时候还不忘从门缝里看申哥一眼。
        门已经关严实了,申哥回过神来自己慢悠悠地回了家。万虎屋里的灯光从窗户里照到他的屋子里,那光似乎有万虎的温度,让人浑身暖烘烘的。
        这个晚上不冷了。

————————————————————

感觉我自从爱上毛毛以后,脑洞都越来越甜了
.._:(´_`」 ∠):_ …
欢迎大家给我留言留评论(。・ω・。)ノ♡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