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龙宇/罗浮生X牧歌】天生一对(01)

*CP:罗浮生(A 麻辣小龙虾味)X牧歌(O 大麦茶味)

*ABO设定,沙雕预警!

*瞎写,OOC!

 (罗浮生图源来自微博,笙井原樱,侵删)

 

(1)

“老板,一份麻小,老规矩。”

于是老板按例在单子上记下,一份特辣的麻辣小龙虾,一壶放凉的大麦茶。

罗浮生又来了这个夜宵摊子,尽管这里怎么也不像是洪帮二当家会来的地儿,——最便宜的小吃街,最狭窄的巷子深处,一块红塑料棚子支起来的小店面,摆着不知多少年的腻着一层油的桌子,棚子里晃着昏黄的白炽灯。既不体面,也没有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就只是一个寻常的夜宵摊子。

可他就是来了这里,还是常客,一个月来一两回,多的时候来三四回。他也不带人来,怕手下惊扰了别的客人,只是一个人在角落里慢慢吃完一份麻小,喝完一壶大麦茶,从十年前就是这样。

有手下在背后说起这事总是红了眼眶,说这么多年了二当家还是这么念旧,从不忘本,隔三岔五就要来一回,一边说还一边编派出“二当家出来混之前饭也没得吃全靠夜宵摊子的老板端来一碗麻小残汤养活”的感人故事来,引得新来的小兄弟也跟着抹眼泪。

只有罗浮生听了在心里骂:“呸,要每晚靠那一碗汤养活,老子还没出来混就得先去医院切个胃了。”

罗浮生小时候的确常去那个夜宵摊子,没有别的原因,只是老板的儿子长的太瘦弱,总给人欺负,他打小就仗义,替老板儿子打跑过几个熊孩子,老板儿子无以为报,只好请他来自己家里的夜宵摊子吃麻小。罗浮生虽然从小就能打,一个打几个还是没占到便宜,手肘破了皮,额头也青了。

“你刚刚可真厉害,一个人把他们都打跑了,我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厉害的人!”大红的塑料棚下,老板儿子两手拄在桌子上,捧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摇晃的白炽灯映在一双小奶狗似的眼睛里闪着崇拜的目光。那时候罗浮生觉得,这一架打的值。后来罗浮生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牧歌,他们从此成了朋友。

 

当然,单纯的友情并不能成为令罗浮生十年间都如此频繁光顾这家夜宵摊子的原因,牧歌一家都不在道上混,跟罗浮生交往过密反而会惹来麻烦。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信息素。

罗浮生的信息素是麻辣小龙虾味的。

搁普通人身上,这个味儿最多被调侃一句“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生物多样性不可小觑”。但罗浮生可是个在道上混的洪帮二当家,身处在一个不是铁锈味就是硝烟味,再次也是个威士忌的大佬群体当中,独独他是一股地摊夜市里常有的味儿,要是让人知道那也太掉价了。可是没办法,从他转化之后第一次发情就是这个味了,除非他放弃第二性征不然这个味得伴随他一生。

为了掩饰这股尴尬的味道,罗浮生平常从不用释放信息素的方式给人施压,别人当他是个君子,或者再不济也是个正派的混混头儿,只有罗浮生在暗地里恨得牙痒痒,坐在那不动就能解决的事谁愿意亲自抡刀上呢。

遇上控制不住信息素的时候,他就来这个夜宵摊子,先吃一顿特辣的麻小盖盖身上的味儿,忍一忍就过去了,就是实在憋不住想找人约一炮,也好解释说自己是吃了麻小沾上的味儿。

 

今天晚上跟往常不同,以往只有老板跟一个端菜的小妹在忙活,今天牧歌也在。他亲自端了麻小和大麦茶送到罗浮生的桌子上,把盘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放在糊了一层油的桌子上,还往桌子上垫了两张面纸才把筷子往上摆,不像端菜的小妹把筷子大大咧咧一放就完事了,——他做事总是比别人细致。

如果说罗浮生是身上一股狠戾跟这里格格不入,那牧歌就属于太过清澈而显得与这里不相衬了。他从小是个好孩子,学习好,热爱文学,连身上都透着一股子不大入世的文人气。他也有几分傲气,又不同于一般文人的酸味,只是清澈温润与繁杂世俗不相容。

牧歌冲罗浮生笑了笑,在边上拣了条塑料凳也坐下,罗浮生正要招手叫多拿副碗筷,牧歌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我看你吃就行了,”又笑,“怎么,身上的味儿又盖不住了?”牧歌算是唯一知道罗浮生时常光顾这儿真正内情的人了。

正夹起一只小龙虾的罗浮生眼角抽了抽,手上动作没有停,只是嘴里恨恨地说:“别提了,要是我信息素不是这么个味儿,要多少O没有,还用得着跟个老干部似的这么禁欲吗?”不论是在灯红酒绿的风月场上遇上风情万种的女子动了情,还是在痛快淋漓地砍过人之后逮着个有几分姿色的小O想要泄火,情到浓时溢出一股油腻又呛口的麻辣小龙虾味儿,的确是有些令人不适。

他说着往嘴里送了一只龙虾,靠着一张嘴就把壳给剥了,把一口鲜嫩多汁的虾肉咽下去似乎才解了这口气:“你爸不是说你忙着赶稿吗,怎么有时间来这里帮忙?”

“我跟他们解约了,”牧歌说的很平淡,眼睛里的神色却暗了几分,说着又挤出一个笑,“他们稿费开的太低了,我还是想多点时间写剧本。”

罗浮生点点头:“也好,就你那点稿费,去泡吧都不够用的,这日子也过得太紧巴了。”他说着往嘴里又塞了一个龙虾,“你以后什么打算?”

“当然是希望剧本能拍出来。”他答得不假思索,但随后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就是想拍也得有人愿意花钱给他拍啊,他自己连生活费都快要没了,连omega的抑制剂都快买不起了,遇上发情期只能把从前存的快过期的几支翻出来将就着用,连剂量也不大够,所以才来父亲这里帮忙打打下手。

“那就拍。”罗浮生说着喝了一口大麦茶,“我可以给你投资啊。”

牧歌笑了:“你都没看过我的剧本什么样,也不怕赔钱?”

“你写的东西肯定不差。”他说着,见牧歌还在犹豫,又挑了挑眉,“钱可不是白给你的,有个事得劳烦你费费心。”

“就是吧,”罗浮生顿了顿,凑近了来声音略低了几分,“你看我这也老大不小的了,身边就是没个人。”牧歌闻言呼吸一滞,不知道这素日里不着调的混混头儿又有什么主意。

罗浮生接着说:“你呢,要是搭上圈里的线了,帮我物色个小演员就成。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就要个绝色的O。”他老早就想要个小演员O了,能说会演,最好还乖乖软软,想怎么玩都成,可惜洪帮里跟演艺圈搭得上边的产业都不在他手里,他只管赌场酒吧房地产还有砍人的活儿。

合着这是找牧歌搭线拉皮条?果然不是什么好事。牧歌正表情复杂着,罗浮生又想起什么似的,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又补了一句:“最好是鼻子不好的那种。”

向来斯文的牧歌克制住面上的表情,却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天聊不下去了,他起身就要走,罗浮生把刚夹起来的小龙虾一撂:“哎,我跟你谈合作呢,你小子就这态度?”

牧歌头也没回:“这里小龙虾味儿有点冲,我去透透气。”

 

——tbc.——

沙雕脑洞试水,或许有后续。

留评论的都是我大爷(bu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