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龙宇/罗浮生X牧歌】天生一对(02)

*CP:罗浮生(A 麻辣小龙虾味)X牧歌(O 大麦茶味)

*ABO设定,沙雕预警!

*瞎写,OOC

(前情请戳合集)

(2)

不过牧歌最多倔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向恶势力低了头。

临近发情期,他早上出门前打的那支还差一个星期过期的抑制剂并没能帮他撑到今天过完。夜宵摊子打了烊,其余的小吃摊子也早就收了摊,老板处理厨余垃圾先走一步,牧歌把东西锁好也打算回家,谁知半道上抑制剂失了效。狭小的巷道里漆黑一片,静的可怕,而牧歌一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情潮激得腿发了软,热腾腾的大麦茶的味道被深夜里一阵阵凉风吹拂着送进巷道的每一个角落里。牧歌扶着墙根动也动弹不得,只觉得身上烧的不行,只好拼命贴着冰凉的墙根,而下身隐秘的那处正渗着水,已经快要把裤子浸透了。他向来洁身自好,除了自己纾解,一直靠抑制剂打发发情期,抑制剂一失效就让他慌了神。

不知熬了多久,他迷迷糊糊间远远地听见一串脚步声,他更慌了,万一遇上什么不正经的人,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好胡乱摸索着把一块路边的鹅卵石攥进手里。

随着脚步声逐渐近了,风把一股麻辣小龙虾的味儿拂进他的鼻腔内,他攥着石头的手才略略松了劲儿,或许是从小到大熟悉的味道令他放下了防备,总之这个人在此刻是叫他安心的。那人总算走近了来,牧歌略略抬了抬眼看清来人,正要说话,无奈来自气场强大的alpha碰上大麦茶味儿的omega,信息素一下子给激了出来,来势汹汹,强烈的压迫感直把牧歌逼得两眼一黑,厥了过去。

 

不知道是哪门子孽缘,罗浮生明明老早就擦擦嘴走人了,这会却想起落了东西,沿着原路回来找。东西没找着,遇上牧歌栽在路边发了情,一股大麦茶味儿填满了整个巷道,罗浮生好容易收敛着的信息素一靠近就绷不住了,还没来得及问清楚什么情况,人就瘫在了他怀里。

罗浮生觉得有点不妙。

这是他头一回闻到牧歌的信息素,虽然他老早就知道牧歌转化之后是个O,但牧歌从来都老老实实打抑制剂,发情期也从不出来乱晃。牧歌十八岁刚转化那会,还为了避免擦枪走火,一句话也不说,见了罗浮生就绕着走,搞得不明就里的罗浮生差点以为从前老跟在他屁股后头的小弟弟进入了叛逆期,都学会嫌弃别人的信息素了,在心里直骂小白眼儿狼。

后来这小白眼儿狼被罗浮生堵在厕所门口没地儿去了,才捏着鼻子表立场:“就算我是O,我也得自尊自爱,在我遇上我真心喜欢的人之前我一定要洁身自好,我跟你AO有别,老黏在一块不合适。”

相比起牧歌,罗浮生转化那会坦荡多了。那时候罗浮生刚满十八岁,牧歌还是个不满十六的毛头小子,他在房里写作业,罗浮生就窝在他床上玩他考第一赢来的游戏机,一边玩一边抖腿。他玩的正起劲的时候,被数学题折磨得头昏脑涨的牧歌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推了推眼镜:“生哥——”

是了,那会儿牧歌还叫他生哥,如今大了越发没了规矩,别人都叫一声生哥,只有牧歌直呼他的姓名。

只听牧歌正色道:“你直说吧,我爸刚刚在外头喊,中午剩的半锅小龙虾怎么没了,是不是……你?”

罗浮生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意思,我来你们家就冲着那么点小龙虾了?”彼时的罗浮生只觉得世态炎凉,自己不过就是翘了几回晚自习出去吃宵夜,在好朋友眼里已经成了这幅德行。直到后来回了家洗了澡这股味儿依旧不散,他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为什么在这关头罗浮生偏偏要回想起从前的事?他肩上扛着一个温温软软发着情的omega,招的他裤裆都快撑爆了,不想点别的什么事镇一镇就快上脑的精虫,只怕还没走出这条小巷就忍不住把人摁在墙上给办了。再怎么说也是跟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哪能为了一时的舒坦趁人之危。

他不知道牧歌租的房子在哪,索性将人带回了自己的住处,把人扔上沙发就自己站在家门口锁上门。大半夜又让一个beta手下搞来了几支抑制剂,给牧歌打了一支进去,等那股大麦茶味儿消停下来他才重新进门。

 

第二天将近中午的时候,牧歌才昏昏沉沉地醒来,还没弄清楚到底在哪、昨晚发生了什么,只见罗浮生端着一杯水进来了。

一股淡淡的小龙虾味儿飘过来,昨晚的记忆苏醒了一点,牧歌赶紧掀起被子看了看,昨晚的衣服是好好穿着的,腰不酸屁股也不痛,再摸一摸后颈,也没有标记的痕迹,这才安下心来。

“别看了,我昨晚把你带回来的,什么也没干,就是帮你打了抑制剂。”罗浮生把水放在床头柜上,“发情期到了怎么抑制剂也不打?当初谁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说要洁身自好的?”

牧歌咬了咬嘴唇,没答话,他怎么好跟罗浮生说自己现在穷的连抑制剂都买不起了呢,虽然只要他开口罗浮生肯定不会不管,但想想昨晚罗浮生提的要求,他还是打心底里抗拒。

“昨天的事你考虑清楚了没?”罗浮生说着在床边坐下。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见牧歌依旧低着头不答话,罗浮生又说“你猜我场子里昨晚上遇见谁了?”昨晚怕擦枪走火,后半夜罗浮生还抽空去了趟帮里的赌场,“我遇上个大导演,就你以前每天在我耳朵边上念叨的那个,姓张的。”

说到这里牧歌总算抬了头,他还是头一回知道自己一直奉为偶像的大导演居然也进出赌场。罗浮生又有几分得意地接着说:“也是倒霉催的,估计头回来,兜里的钱都被老千骗了个干净,还差点欠下巨款,按规矩得剁根手指的。”

话没完只见牧歌肉眼可见地打了个寒颤,罗浮生又话锋一转:“不过呢,我想着你以后说不准要找他拍电影,就拦了拦,那群玩老千的也怪没眼力见的,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样,顺带教训了一下,现在那个大导演对我可是感激不尽啊,都不知道怎么谢我,我要是把你的剧本拿给他,你觉得怎么样?”他说着挑了挑眉,等还没从这小说一般的情节里反应过来的牧歌点头。

其实这故事半真半假,遇上导演是真的,顺带卖了个人情也是真的,不过剁手欠巨款纯属信口胡诌,又不是拍港片,哪来这么多动辄剁手砍脚的。但看在洪帮的面子上,但凡罗浮生提出口,导演怎么着也要买个面子就是了。

牧歌昏昏沉沉的脑子终于反应过来,来不及多想就点了头:“我答应你。”

“谈个合作还要我罗浮生来讨价还价的,也就你这么个小白眼狼了,”罗浮生说着就要弹他的脑门,手都举起来了又收了回去,一会又故意板起脸,“我现在也算是你的投资人了,你这礼数也不够周全啊,什么你呀你的,以前你都怎么叫的?”

“谢、”牧歌愣了愣,忽然笑了,“谢谢生哥!”这都多久了,居然还记挂着这么个称呼。

这下罗浮生得意地笑了:“这才像话嘛,我还想,你要是再倔,我就干脆把你标记了,让你跟我似的成天一股麻辣小龙虾味儿,咱谁也别嫌弃谁!”末了罗浮生还恶狠狠地磨了磨牙,仿佛嘴里正叼着牧歌白嫩嫩后颈上的腺体。

话说到这里,牧歌终于有生以来头一回实打实地从罗浮生身上感到一股寒意,大麦茶味儿混上麻辣小龙虾味儿,真是够呛。

——tbc.——

大概,第5个章节左右完结吧,不是很长的故事,想到哪写到哪。
想开一开沙雕车。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