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宇龙|韩沉X何开心】开心得冒泡

*CP:韩沉(A  88年的拉菲味)X何开心(O 可乐味)

*ABO设定,瞎写胡诌,OOC

 (脑洞,两小段小甜饼,无脑甜预警!

 

何开心脱单了。

一直被说小气、视财如命,并且自己也认为谈恋爱浪费生命浪费金钱的何开心,居然率先脱单了。这真是个大新闻。

不过更劲爆的还在后头,——何开心的对象是个人民警察。

黑盾组韩沉。

 

片段一:

何开心跟韩沉的初次见面是在拥挤的地铁上。虽然都是有车的人,但一个的车子送去定期维修保养,另一个的在紧急出任务的时候被拒捕的嫌疑人扎爆了胎。两人其实每天都走同一条路上班,从前都坐在各自的驾驶座上擦肩而过,就在这天终于肩并肩地坐在一起。

说不上是多浪漫的邂逅,何开心连着两天没睡好,屁股沾上座位就沉沉地合上了眼。随着列车摇晃,失去支撑的头往边上一歪,倒在了右手边正看着报纸的人民警察身上。

当一份未知的重量靠上肩膀的时候,韩沉差点没出于职业习惯把人脖子拧断,幸好他及时意识到自己是在地铁上赶着去上班而不是出什么紧急任务,这才在紧要关头收回了手。他想把肩膀上的脑袋推回去,但看那人另一边坐的是个小个子女孩,想了想还是不妥。直接叫醒似乎也挺尴尬的,更何况,这个人闭着眼睛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好看,唇红面白,眼睫纤长,让身为单身视觉动物的韩沉心里一动,最终还是开不了口。

就这么着,韩沉容忍着这个脑袋在他的肩膀上靠到了他到站。软软的头发在他的皮夹克上摩挲,温温热热的捂得肩头也暖暖的,隐隐约约还有一股酸酸甜甜的可乐味儿从肩头萦绕在韩沉的鼻尖上,虽然只是一股淡淡的气味,却一下子唤醒了其余四感,让人想起了汽水在嘴里滋滋冒泡的感觉,勾得他有点心神荡漾。

“现在的Omega到了发情期都不打抑制剂的吗?”但周遭的人似乎一点也闻不到这股可乐味。韩沉仍旧坐得笔直轻轻翻着他的报纸,但字进了眼里却读不进脑子里。

后来韩沉还是叫醒了何开心:“我到站了。”

听见到站了三个字,何开心从梦中惊醒,他的脸上还有一道红印,是韩沉皮夹克上的肩线。醒来的何开心简直难堪极了,他不仅在一个陌生男人肩头上睡过了站,他的头从韩沉肩上快速弹开的时候,嘴角还拉出了一道银丝,再细看皮夹克的袖子,上面还隐约可见一点水光。韩沉能闻到,这股可乐味更浓了,还能感觉到热度也蹭蹭升了好几度。

地铁进站了,韩沉看着脸快要红透的何开心笑了一下,然后轻快地起身下了车。只剩何开心留在座位上,坐着也不是,下车也不是。

 

仅仅一次地铁偶遇当然没有改变两人的生活轨迹,用不了多久这段尴尬的记忆就被何开心忘在了脑后,韩沉也没有那么多工夫去在意一个一面之缘的Omega。直到后来黑盾组遇上了心理变态犯案的案子,成立了专案组,还请了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来做外援,何开心和韩沉才算是正式认识了。

“是你?”“是你!”一个装模作样地捂着嘴偷笑,一个张着嘴涨红了脸。

老天爷把这两人凑在一起还真是费了工夫的。

 

 

片段二:

如果要说何开心跟韩沉在一起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大概就是交税变得积极了。

当然,身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何开心从没有过偷税漏税等不法行为。但作为一个上大学开始就全靠自己赚钱养活的早当家的富孩子,平白无故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上交一叠给国家,还是令他心有怨言。好好的钱自己花不了,全给国家养男人了。

直到后来韩沉捏着他气鼓鼓的腮帮子说:“你现在可是国家公务员的家属,能不能有点觉悟,你要是不交税,还怎么让别人心服口服地交税?大家都不交税,我怎么领工资养你?”

何开心这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是,国家公务员的家属,觉悟必须高。

再后来,从前总谨慎理财的何开心开始大肆挥霍钱财,——仅限于从韩沉兜里掏出来的。当何开心这个月第五次拉着韩沉去贵的要命的高级餐厅约会的时候,韩沉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我之前不是听人说,何医生很会理财的吗,一块钱都恨不能掰成三瓣用,怎么实际情况不太一样啊?”

何开心把头一扬,理由很充分:“你自己说的,我现在是积极纳税的国家公务员家属,应该的。”

话是这么说,哪天让你揣个崽子就知道家属不好当了。

韩沉这么想着,嘴上不说话,只是笑。他当然也不忍心告诉何开心,作为国家公务员他的工资其实就那么点,根本不够花的,养何开心的钱全是拿的自己的私人存款。

——————

脑洞来了就随手写一点小段子图自己乐呵,后续随缘

我真的太想嗑韩沉攻何开心了,无奈lof全是逆cp,我好苦。

评论(2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