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 Police or lovers 2(曹斌X陆离)

*双警官日常
*脑洞而已,全是瞎想。
*文改了个名字。

【关于初见】

曹斌的大队里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新人,捱不住工作强度请求调走的不在少数,余下的能留在队里已是精疲力尽,更少有得力的。

这次的案子上头的人十分重视,还从隔壁的二分队调来分队长的得力副手协助曹斌破案。至于为什么二分队的队长自己不来,自然是因为这位分队长跟曹斌一直不对付。分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眼镜男,原本是继任刑警大队长的不二人选,谁知半路杀出个曹斌,不满三十岁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刑警做到了大队长,时隔五年,分队长仍然对此耿耿于怀。两人破案风格也截然不同,分队长偏爱小心求证,谨慎细致;而曹斌热衷于大胆假设,雷厉风行,怎么也凑不到一块。

这次来的二分队的副手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瞧着挺年轻,行事却有四十多岁的分队长的风格,小心谨慎,连一张脸都不怎么露别的表情,看着就冷冰冰的。曹斌跟他没什么说话的机会,连名字也记不住,光记得姓陆了,偶尔碰上就含糊着叫一声小陆警官。

曹斌没想到这个小陆警官的确不是吃干饭的,整个大队去现场勘查,就他发现了凶手在一个极易被忽略的角落里留下的一枚指纹,还顺带推测出了凶手可能的撤离的出口。在现场的时候曹斌就眼前一亮,他心里爱才,就喜欢跟聪明人一起办事。而且比起曹斌那些手下,小陆警官似乎更能理解曹斌整理线索和推测案情的方向,两人顺着思路一合计,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突破口。这下小陆警官在曹斌的眼里简直是发着光的宝藏了。

“没想到啊,陆......”曹斌激动地开口,忽然发现自己连人家名字都没记全,尴尬地顿了顿,只得改口,“小陆警官还真是年轻有为!”语毕又补上一个笑。

这位小陆警官微笑着颔首:“曹队过奖。”看似谦虚,其实垂下的眼睫里都透着点得意。

当晚曹斌就给二分队的队长去了电话,,先是问了这小陆警官的名字,知道了他叫陆离。第二句话一出口又是没皮没脸地管人家要人:“这么好一苗子,放二分队真是屈才了,我帮你带带。”电话那头的分队长倒没急着反对,只是冷笑一声:“曹队长要是有能耐把人留住,又何必管我讨人。”没等曹斌接话,那头就把电话掐了。

原本预计至少得磨四五个月的案子,竟然在三个月里就抓获了嫌疑人,曹斌一面心情大好,一面越看陆离越觉得顺眼,就连先前总嫌太冷的面孔也显得生动可爱起来,一心只想这么个人物留在自己身边当个得力的副手。

陆离走的那天他也毫不保留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才之心,本以为从分队往总局调,是人都该乐意,尤其这陆离,一看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二分队那小地方迟早留不住他的。谁知陆离偏偏冷笑着答:“总队是个凤凰窝,哪里容得下我一个小麻雀?”

这还是头一回有曹斌留不住的人,他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出这三个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人。他叫副手把陆离的档案调出来,心里还寻思着能有个什么法子把人调过来。看前头的个人信息并看不出什么端倪,毕业院校还是曹斌的母校,于是曹斌接着往后头翻,这一翻不打紧,资料后头的调动记录里打头一条分明写着“申请调入总局刑警大队  驳回”。

难办,难办极了。

合着人家不仅心高气傲,还格外记仇,两年前的事还记得清清楚楚。“怪不得跟着那个老眼镜混,真他娘的臭味相投。”可惜了那么好一个人,就该留在总队的。

不过好在,市局的曹队长只怕“可惜”,偏偏不怕难。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