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宇龙】乡村教师【脑洞+废料】

*下乡支教北X乡村教师居

*全是脑洞和废料,瞎写瞎想,与真人无关

片段(1)

他哼哼着歌来到这个小山村,他想即算自己学识不精,至少还可以教会孩子们唱一些快乐的歌。

但他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人,自己从来很少唱歌,只是坐在泥土地的田垄上,却教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歌里的浪漫与爱。

 

片段(2)

朱老师今天进城,昨儿跟新来的小白老师下地干活,怕他把好裤子弄坏了,借了一条自己的粗布长裤给他,今天临出门一看,柜子里连条像样的长裤都没了。

 

幸好小白老师大方,见状立即从行李箱里掏出一条牛仔裤给了朱老师。朱老师感激地换上,裤子是好裤子,似乎还是没见过的大牌子,只是他看着文静又弱不禁风,但在乡下总免不了要干粗活,因此身上还算结实,实在不比没干过活的小白老师那样瘦条,牛仔裤的料子弹性也不大好,裤子套是套上了,就是腿根处绷的有些紧,但眼下也没有挑剔的时候了。

 

好容易熬过半天,朱老师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进门时恰好看见小白老师洗完澡进来,下身还套着昨天穿过的裤衩子,想着学校里这几日忙,好几天没见他洗衣服了,大概换洗衣物也不多了,于是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进门便道:“我把裤子还你。”说着竟顾不得小白老师还在屋里,背过身去就急急地伸手去脱裤子。

 

小白老师说着不用,但朱老师已经将裤子解开了。裤子实在有些紧,他抓着裤头往下拽时竟没拽动,不知是急的还是羞的,朱老师的脸直红到了耳根,连腰上露出来的皮肤都透着粉。他不好意思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小白老师,水灵灵的眼睛干瞪着,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一边的小白老师看着,自己也耳根一热,只觉得这人平日端庄惯了,一时窘迫的样子竟也这样讨人喜欢。

 

其实朱老师心里羞得不行了,但又怕脱的急拽坏了人家的裤子,只得一点一点往下褪。说来有些羞人,朱老师的臀部实在是挺翘浑圆,紧窄的裤子内空间又有限,其间还几次捎带着把里头的内裤也带下来一截,露出半片白嫩的臀肉。裤头的布料有些厚硬,又把柔嫩的皮肤磨的通红。

 

小白老师在一边看得有些痴了,他自己瘦条条的,往日里也喜欢轻盈苗条的女孩子,今时今日才觉出体态丰满的胴体的妙处来。他想着,若是这样的屁股生在一个风流惯了的人身上,有幸能同这人滚上床,必定要用自己的手掌好好地揉一通才能罢休。只可惜是在朱老师身上,他那样文静端方的人物,怎么肯拉下脸把屁股送到自己手上呢?

 

这样的时刻,他首先忧虑的竟然是别人的处事原则,而不是眼前的人是一个男人。

————————

【第二段就是黄色废料而已,我的个人取向,一直觉得丰满的肉体更让人血脉偾张(我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