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宇龙|韩沉X何开心】开心得冒泡

*CP:韩沉(A  88年的拉菲味)X何开心(O 可乐味)

*ABO设定,瞎写胡诌,OOC

*算是之前小段子的补充or后续(?)前文请走这里


何开心喜欢喝可乐,尤其是冰可乐,而且他的信息素也是可乐味的。

韩沉不喜欢何开心喝可乐,尤其是冰可乐,尽管他的爱人信息素就是可乐味的。

 

独自一人在家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可乐,手掌能感受到从罐子表面往外冒的冰凉水珠,拉开拉环,里头的气泡就随着噗呲一声往外冒,再仰头喝上一口,凉凉的气泡混着甜味在口腔里滋滋地炸开,简直令人开心的冒泡。

可惜何开心还没来得及冒泡,手里的可乐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夺了过去。连喝可乐的权利也要被剥夺,何开心苦不堪言。

但韩沉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刚动了手术,”——割除阑尾。

“这才多久?”——一个月了。

“你能不能爱惜一下自己的小身板儿?”——不多不少好歹也有一米八。

“我这不是还没喝呢嘛。”何开心翻了个白眼,得益于战斗力压制,韩警官对家属的专制独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吃过苦头的何开心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罐刚打开的冰可乐被倒进厨房,最后还沾着水珠的红色易拉罐被一只手捏瘪扔进了垃圾桶。

何开心开心不起来,也没泡可冒。

他只能一边肉疼一边巴巴的舔舔嘴巴,渴望刚刚碰过罐口的上唇能有幸沾上一两滴,也算是挽回了一小点损失。

但一切的小动作都逃不过韩沉的眼睛,他眼疾手快地捏起企图作弊的何开心的下巴,低头附上了自己的嘴唇,——顺带用舌头舔掉了唇珠上那一小点浅褐色的液体。那一点气泡早已散尽,只剩下一股凉丝丝的甜味儿融在嘴里。舔完嘴巴,严格的韩警官还不肯罢休,又用舌头撬开温软的两片唇,他是铁了心一定要这个屡教不改的现行犯彻底投降、不敢再犯。

不得不说,韩警官的确是个各方面都优秀的人才,连接吻也颇有自己的一套,何开心嘴里的敏感点也被摸得一清二楚,先纠缠舌头后撩拨上颚,连舌尖怎么用力,往哪个角度动皆有定数。何开心知道他的套路,奈何每每招架不住,还未反击自己就先缴了械。不出韩沉的意料,没过多久就有一股更浓的可乐味冒了出来。

看着可怜兮兮的现行犯气喘吁吁,脸憋的通红,韩沉不再动作,嘴上却仍不肯放松,故意板起一张脸问:“你还说你没喝,怎么这么大一股可乐味?”

“那是、那是因为......”这人明知故问!光是接了吻就控制不住信息素了,说出来多掉价。此时何开心脸都要熟透了,嘴上结结巴巴,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他刚一抬眼,就看见刚刚还跟审犯人似的韩警官这会正绷不住嘴角偷笑,其实韩沉心里并不像他做的那样把喝冰可乐视为原罪,只是喜欢看何开心被管制的样子,——这人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的样子也有意思极了,所以韩沉乐得去逗他。察觉过来被耍的何开心一时气结,索性上前去揪住这位假正经的人民警察:“家属有生理需求了,韩警官管不管?”

“管,管到底。”

 

直到被拎上了沙发脱光了衣服,何开心才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阴谋。

这位衣冠禽兽韩警官,耍流氓似的肆意放任红酒味的信息素在客厅里疯狂扩散,——虽然他自称那是88年的拉菲,连年份都精确到个位,相当严谨。不过不论多么名贵的酒,此时配上何开心身上的可乐味,如同不会喝酒光图甜味的小姑娘最喜欢的胡乱混搭一样,大概比超市里两百一瓶的廉价红酒不会高级到哪去。

但是韩沉一点也不在乎,他抓着何开心的腰一面挺腰往里凿,一面问他:“到底了?”

“到、到底了。”何开心嘴里断断续续答着话,哭腔都被凿出来了。

早知道是这么个“管到底”,打死也不招惹他了。

————————————

深夜短小一发,非常喜欢这个信息素的设定想好好利用一下,好像还是没用充分(。

评论(10)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