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关于硕风和叶X唐三藏(脑洞)

不愉快的事就此翻篇,多的我也懒得管了,还是搞一搞亲cp

微博那边的脑洞段子点梗(1/5),搬过来凑一下更新。

————————

 

 

漠北的风从来都大,在只附着一层薄薄的草皮的原野上就更放肆,无阻无碍,有时往东边卷来一把西边的尘土,有时朝南边带去几撮北边的枯叶,发狂的时候隔着大半个草原刮来一只吃着草的肥羊。

 

这些都是常有的。

 

但硕风和叶没想到,风还能刮来一个和尚。

 

倒也不全是风刮来的,依着这和尚的小身板,要真的给草原上的狂风呼来卷去地刮一回,大概命都要没了。他从水土养人的中原来,丰润的水土却养不肥他的身板,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压根找不到吃的,饿的脚步也虚浮,风一吹他就倒在了和叶的帐篷前,看着就像是是风刮来的一样。

 

肩上扛着一头羊的汉子回到自己的帐篷前就见一个瘦的伶仃的人扑在地上,他拿粗大的手掌把人翻过来,拍干净脸上的尘土瞧了瞧正面,生得还挺秀气,于是抓起这人的裤腰带轻轻一掂,把人扛上另一个肩头,进了帐篷里。

 

厚厚的帐篷里烧着炉子,暖和的热气里小和尚终于醒转过来。和叶拿着小刀一边割着烤羊肉,一边听他说话。

 

“我从东土大唐而来,法号三藏,要去西天取经。”

 

刀刃划开烤熟的肉皮,冒出的滋滋的油里带着腥膻的肉香,和叶想了想他的话,说:“这里是北边。”

 

小和尚愣了好半天,他从中原千里迢迢去往西方取经,只为普渡众生,不想半道上丢了马,失了方向,到了草原的边上被一股风一刮,大概漠北的草原实在太大,着实叫人找不着北,晕头转向地就走到了这里。

 

他呆呆地答:“多、多谢施主相救,小僧无以为报,实在是一路艰辛,风沙可怖,才、才......”

 

天真的小和尚,连哪边是西都认不清,还想着普渡众生,呆得彻彻底底,理所当然,反倒叫人生不起厌。和叶心下笑了笑,拈起一片肉往嘴里送:“说点实际的,你想要什么?”

 

只见小和尚望着他手里的烤肉咽了口唾沫:“……施主府上,没有素斋吗?”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