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 关于丁修X高酋(脑洞)

微博(点梗2/5)

江湖上刀法最好的要数高家。

从前都这么说,但如今不这么说了。因为高家的刀法败在了丁修手里。一个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游侠,就这么凭着一把苗刀,挑倒了高家使双刀的大少爷,把挥着大刀的当家人撂在马下。刀法凶狠刁钻,身手干净利落,同是以刀法著称的高家竟没人能制住他。

高家人输的心服口服。除了最小的少爷。

还未及冠的小少爷高酋,生的俊俏,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如何能容忍父兄挫败,家名蒙污,是夜提了刀,跨上马,便往丁修离开的方向一路直追,誓要将丁修斩于刀下才肯罢休。

高酋远远地跟着丁修走了几日,想知道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头,有些什么招数。

头两日在外赶路,丁修晚上宿在树上,高酋便爬上另一棵树远远地盯着。或是丁修窝在山洞内过夜,高酋便只得倚着洞外的歪脖子树打盹,好容易瞧见丁修三两步从山洞里出来,高酋悄没声地跟上去,谁知这人只是解裤子放水。高酋不齿地暗自背过身去,不多时这人又吹着口哨仍旧回了山洞里睡觉。

白日里丁修就只是赶路,一连几日,长长的苗刀被他拿布裹得严严实实背在身后,从不见拔出来。

及至进了城,高酋才越发觉出这人的下流无赖来。刚进城时丁修身影一闪没了踪影,高酋正为自己跟丢了人懊恼,一个时辰后又在城里最大的酒馆里瞧见了他。只见丁修流里流气地把银子往桌上一摔,晃着腿就要最贵的酒,最好的肉。

吃饱喝足后,丁修摇晃着步子出了酒馆,又七拐八拐地进了小巷子,高酋提着步子跟上,心里盘算着,此时的丁修醉了酒,必定少几分力气。谁知刚进了巷子人就没了影。

正当高酋猫着身子四下张望的当口,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美人,看上哥哥了也不必追的这么紧吧。”高酋抬头一看,拿着刀的不是丁修是谁?“前头可是窑子,你也想跟着哥哥逛一遭?”

这可真是个泼皮无赖了,大宅门里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哪里听的了这些。高酋闻言拔刀一挡,只听得两刃相接哐当一声,却还是没挣开长刀的压制。他咬着牙道:“我是来找你比试的,今日就叫你死在高家的刀下!”

谁知丁修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眼前的小少爷,反收了刀要走。高酋怒意更盛了,三两步拦在丁修身前:“你为什么不拔刀!”

扛着苗刀的男人开了口:“我拔一次刀值二百两,高小少爷既提刀要杀我,想必是场硬仗,高小少爷预备给我多少银子?”原来是个刀尖舔血拿命搏钱的亡命徒。

这话实在新鲜,高小少爷也愣了愣,再一细想,自己悄悄从高家跑出来,只顾着寻仇,竟连银两也未曾带,此时的他大概还没有这个泼皮无赖有钱。

在小少爷愣神的当口,丁修欺身而上,佞笑着在他耳边道:“倘或高小少爷没钱,我也说给你个法子,回去开个比武招亲的擂台,赢的人娶你回家,我一定同你痛痛快快打一场。”热热的酒气扑在高酋的脸上,让他一时晃了神,待到他破口大骂定要将这泼皮无赖碎尸万段的时候,才发现丁修早就不知扛着刀去了何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