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为居居激情点歌】

想给花无谢点一首胭脂妆,或者小城谣。
江南水乡的春风暖阳里悠然走过的少年郎,被没大没小的丫头们偷了绾发的簪子也从不恼,反把随手折的杏花枝往发间一插,以花为簪,还像模像样地摇头晃脑:“花开堪折,岂不应景。”
或许从你身旁走过时,恰巧一缕暖风从池边拂过,把一丝花的香甜送到你的鼻尖,叫人不禁恍惚,究竟是池边的桃花香,还是他鬓边的杏花甜?

给公子景点一首我之仅有。
常年在云端立着的小仙,不知在清风里看了多少人间变幻,沧海桑田。他举杯敬过浩瀚星辰,与天边呼风唤雨的御龙打过照面,把山雨中立着的无人小楼在心底里据为己有,也有自己的领地,大约在海外三万里的仙岛,没有人烟,只有偶尔路过的鱼儿吻过小岛的沙。
看过这许许多多之后,他有时也一面感慨“无人可见我”,一面又想,山中的小楼该有人共赏才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