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路人甲的爱情故事【短篇/一发完】

*rps,pwp注意!
*路人视角,有各种意/yin,慎入!

(路人视角真的让人很兴奋,突如其来的想法,突如其来的激情,大概不好嗑。)

 (一)

我可能喜欢男人。尽管我自己就是男人。

我想我是一个很乏味的男人,戴着一副款式随处可见的黑框眼镜,长相普普通通,生活规规矩矩,没有什么爱好,更谈不上有理想有追求,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风平浪静无功无过。当我走在人群里的时候,就是绝佳的路人甲。

当然,也有可能是路人乙丙丁。

可是最近,我突然就有了关于喜欢男人的这样一个猜测。也不仅仅是猜测,因为我实实在在地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男孩,他看起来年纪并不大。

他是酒吧里的一个小歌手,——这个酒吧我也是最近才开始来的。他长得很好看,皮白小脸,眼睛又大又透亮,头发有些微的长,有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可他的声音却是十足的充满着男性味道的磁性,不知为什么,我反倒觉得这样的他更让人着迷了。

每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都是站着台上握着话筒唱歌,有快歌有慢歌,我对音乐并不太懂,但我那一点浅薄的感受告诉我,他总是唱的很动情。他似乎很享受在那个小小的台子上唱歌的时候,在台上的他总是格外有魅力,他从容地在唱歌的间隙往台下送眼神,也欣然接受台下酒客们的掌声与意淫。这其中也包括我。

可是他在台下的时候并不像这样,他不唱歌时的笑总是很腼腆。我还记得,第一次来这个酒吧的时候,菜单上花里胡哨的名字实在让我头疼。而他,就在这样的时候为我点了一杯橘子汽水,他说:“这里的酒贵死了,还是喝汽水吧。”然后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过了一会他又说:“啊,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我自己爱喝这个而已。”他说着抿着薄薄的嘴唇笑了一下。他实在是很好看,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那笑容却在灯光下明晃晃地亮人眼,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话,他又被叫走了。

我低头喝了一口他点的橘子汽水,滋滋的气泡在口腔里轻轻地炸开,真甜。

他走下台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叫他“阿正”,许多个声音这么叫着,有年轻女孩的尖叫声,也有男人打着酒嗝的调笑声。在这些声音的带动下我也激动地张了张嘴,我想,或许他会注意到我,甚至,他可能还记得那杯橘子汽水,毕竟他是一个那样好的人。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阿正并没有理会台下起哄的人,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我,而是微笑着走向了角落里。角落里实在是很暗,什么也看不清,我扶着眼镜死死地盯着,只看到那里隐约坐了个高大的男人。台上的灯光旋转的时候,也没有照进角落里,但有那么一小束光,偶然转过时照亮了一只驼色的皮鞋。

他们就那么坐在角落里,也看不清在做什么,直到我要走的时候也没有看见阿正再从角落里出来。

(二)

阿正似乎很喜欢某位九十年代的香港男歌星,我听他唱过的歌里,有一半都是那位男歌星的歌。于是我也把他的歌翻出来,一首一首地听。可我对粤语歌实在兴趣缺缺,最后只找出几首国语的反复循环。我想,假如哪一天他唱了这其中的一首,我就去找他搭讪,请他喝一杯橘子汽水,然后说,你唱的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就算喜欢大概也看不上这样普普通通的我。但我想,或许他不会介意陪我喝一杯橘子汽水。

那一天真的到来了,阿正在台上唱的那首歌是我播放列表里的第三首,是一首动人的情歌。伴奏响起的时候,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我脑子里尽想着待会怎么跟他说话,连他怎么唱的歌都没听得进去。甚至都忘了要先点好一杯橘子汽水。

当服务生把橘子汽水端上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人影。我暗暗策划已久的搭讪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开始就泡了汤。我只能一个人喝掉了那杯橘子汽水。

【完整版请走这里】

 【以及,之前写过这个设定的周尹视角的小破车,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走这里看看】

评论(2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