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宇龙脑洞存档】一个吸血鬼AU的脑洞

*普通人类北X老年吸血鬼居

比如说居先生是一只吸血鬼,很老的那种,活了好多好多岁,从身体到心灵都是名副其实的老不死的(。)真正的他早已白发苍苍,褶子都可以垂到地上。

不过没关系,居先生是吸血鬼,手指动一动就可以用法术把自己变得很年轻,让自己看起来仍旧光鲜亮丽 ——仅仅只是看起来而已。

因为他还有一些其他毛病,最难应付的大概是老年痴呆。具体表现为别人问他什么问题都得反应好一阵,最后也就挤出两个字:“还好。”

大约人老了见惯了大风大浪,他没了早年的凶狠嗜血,也不再遇到什么事都想上去就是刚,现在的居先生变得很佛。所以对于老年痴呆这样的毛病他也从来不以为意。

披着一副光鲜亮丽好皮囊的居先生光是站在酒吧斑斓的灯光里,就吸引了北宇的注意力。北宇只是一个普通人类,长得比较好看的普通人类,也是喜欢跟好看的人打交道的普通人类。

所以他端着酒杯过去同居先生打招呼,他拿手点点居先生的酒杯沿,问:“你的酒看起来很不错,能让我尝尝吗?”

居先生喝了不认识的酒,老年痴呆更加严重了,把北宇问的每个字都在脑子里细细琢磨过一遍才缓缓憋出两个字:“还好。”

北宇看着他呆愣愣的样子,并不了解其中的缘由,只当是个新手。他拉着居先生灌了几杯酒,又问:“我想你会愿意和我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我说的对吗?”

满面通红的居先生把这话琢磨了十遍,始终也没给个答复,只是歪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人看,他瞧见这人凸起的喉结,又要费神把藏在嘴里眼看着要露出来的獠牙收起来,更没心思去答话了。

居先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了酒店,又是怎么被刚认识的年轻男人推倒在大床上。事实上,他连自己为什么会在酒吧也弄不清楚,分明一开始是想着要买杯咖啡。

可是他很快也没有机会再思考这些了,他瘫在软塌塌的大床上,连同身下的床、眼前的灯、甚至整个房间一起,被北宇顶的一颤一颤。居先生的视线一摇一晃地落在北宇的唇边,北宇嘴里轻声说着的“你真好看”似乎也没有传到居先生的耳朵里,一片空白的脑子只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原来他的唇边有一颗痣。”

性/交真是件奇妙的事,和咬破人的血管一样都使他无限近距离地感受到人类的体温,摄取血液满足他的口腹之欲,而与人交/媾似乎又带来更多新鲜刺激的体验。

北宇的新鲜刺激来的比较迟,在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北宇想与美人再温存一番,伸手一捞却摸到一手皱巴巴的皮,下身早起鸟儿吓得差点当场昏厥不省人事。——居先生昨晚耗了许多力气,一时散了把自己变得年轻靓丽的法术。

居先生醒来之后又恢复了细皮嫩肉的模样,尽管他已经耐心解释过眼下的状况,但弄清楚一切的北宇仍然心有余悸。可是居先生早已决定不放过他:“你睡着的时候我下了咒,你走不了的,除非我死了。”

北宇是绝望的:“那你什么时候死?”

居先生眨着大眼睛想了想:“很快了,只有五六十年了。”对吸血鬼漫长的人生来说确实是很短的时光了。

“合着你就拿我的大好青春来打发你的老年时光?”

————

逻辑已死,或许,把真人换成杨修贤X夜尊,好像也很带感(?)

为什么一定是老年吸血鬼呢,因为有一首歌就叫《老年吸血鬼》(。)

而且如果是老年的话,人类短暂的生命就刚刚好可以陪他走完余生,一起老死,多浪漫。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