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斩妖除魔【一】

*CP:江湖骗子丁修X异灵画师高酋

*瞎写,OOC,慎入!

【异灵画师的设定部分全是我胡诌的,虽然也有其他文或者漫画里有这种设定,有些地方有参考,有些地方可能又不太一样,不要深究。】

 

 

【一】

“去去去,几张破纸也想在这里糊弄人?”一个束着马尾的青年被当铺的伙计推搡着赶出来。这青年长得倒是一副好皮囊,皮白肉净,眉目如画,只可惜此时却显得有些狼狈。伙计手上下了狠力气,直把人攘到了地上,他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拍身上的灰,小心地捡起被伙计扔在地上的卷轴,轻轻拂去上头沾着的灰尘,细细抻平整卷轴的褶皱,又从怀里掏出一块布把卷轴包起来。他并不跟伙计们纠缠,只是嘴里念念有词:“你们不识货自然有人识货。”发现外头许多人围着看热闹,他有些窘迫地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然后拨开人群走了。

这青年名叫高酋,别人只知道他是个穷画画的,每日倒弄那些笔墨,却从没卖出去一张画。可是没人知道,高酋的画里另有玄机。

他的画里有鬼。

 

高酋的师父陈独眼是一个除妖师,既无父母也无妻儿,没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只因他缺了一只眼,便得了这么个诨名。连高酋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原来叫什么,或许他本来也没有名字。陈独眼生下来便开了天眼,身手也矫健,旁人不知道他的营生,在除妖师的行当里他却是鼎鼎有名。

陈独眼说,高酋是他从荒郊野外捡回来的,他跟陈独眼一样,自小就开了天眼,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陈独眼捡到高酋的时候已经四十岁了,他以为自己捡到个宝,一身本领后继有人了。可是陈独眼偏偏没料到,高酋单是开了天眼,拿刀却不行。但高酋有自己的命数,他自能抓笔起,画什么像什么,于是陈独眼想起,他们这个行当里也有靠笔杆子捉鬼的——也没个正经名号,俗称画鬼匠。

于是高酋就成了画鬼匠。陈独眼对笔杆子下的玄机一窍不通,只能传授一点行功运气的功夫,高酋如今年未弱冠,他的本事却全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他画一只青眼鬼,先细笔蘸浓墨勾画头和颈,那青眼鬼便转不了头,再以侧峰皴画躯干与手,手也动弹不了了,画完全身,点上两只眼睛,张僧繇点睛能叫龙飞出纸外,高酋点睛却让这青眼鬼锁进了画里。若要这鬼化作灰烬,把画扔进火里,不消片刻便一干二净。

高酋也不只是画这些恶鬼,偶有草丛里伏着一只独角仙,嚼草啃叶的模样颇有意思,他就趴在草丛里拿小笔勾在纸上。或是遇上蛾子化作的拇指大的女子,扒在灯罩上,灯火下细细条条的影子惹人怜爱,于是他也铺上纸,抓起笔涂涂抹抹。高酋拿到当铺的那幅画,就是画的一只这样的蛾子,她的身子被火烧灼,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了,高酋连涂带抹把她画下来,将她的元神锁在这幅画里。这幅画高酋喜欢极了,他从没想过要把这幅画拿到当铺去。

如果不是他的师父陈独眼死了。

 

陈独眼死的很蹊跷。他是在一个人去除妖的时候死的,他分明正当年,身手矫捷,法力也深厚。高酋从未听说过什么法力高强的妖怪,竟能一招将陈独眼置之死地,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连刀都没有拔出来。

高酋想给师父报仇。

可是他连那妖怪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自己的三脚猫功夫能拿那妖怪怎么样?他身上也没有一分钱,像他这样不具名的除妖师压根接不到活,连副像样的棺材板都买不起,陈独眼的尸首就摆在屋里,要不是被高酋拿符护着,早就臭了。

高酋揣着画打算再去找一家当铺碰碰运气,在窄巷子里七拐八绕的时候,半道上从墙上跳下来一个人。那人个子比高酋高出一大截,身材魁梧,扛着一把刀站在正当中,拦住了高酋的去路。

“小子,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清楚了没。”这人自称叫丁修,高酋见过他一面,说是有来钱快的门道,想叫高酋一块干,——其实就是看中高酋那点本事,想拉着他四处装神弄鬼,骗吃骗喝。高酋的本事捉鬼或许不大行,吓唬那些满脑肥肠的富老爷倒是绰绰有余。

但高酋瞧不上丁修这人,嫌他生就一副恶相,瞧着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他身子一闪,从丁修边上绕了过去,丁修也不往前追,反倒挨着墙根坐下。

不多久,高酋仍揣着画从当铺出来了,东家不乐意花钱买一幅没有名气的画,不过这位东家还算客气,没有叫伙计把他攘在地上。高酋一出来又撞上了丁修,这回丁修咧着嘴冲他笑:“这可是城里最后一家当铺了,再要找地方当画,就得出城了,离这里可远着呢,我估摸着你身上连买干粮的钱都快没了吧。”

高酋没答话,鼓着眼珠子瞪了他一眼,手又把画往怀里搂了搂。

“像你这样的年轻小子,在除妖师这个行当里压根站不住脚吧,画了一张又一张也卖不出去,我都替你心疼。”丁修说着还浮夸地啧啧两声,“你往后要怎么营生?凭你这副皮相去卖屁股倒是轻松,不过我瞧着你是拉不下这个脸去给那些大肚子老爷肏屁股的,我说的可还对?”他一边说一边把脸往高酋边上凑,手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高酋的身后,在那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高酋心里气得要跳脚,但觑着丁修手里那把刀又不好发作,只心说犯不着跟这样的无赖动气,他别过脸:“我做什么营生与你有何干系?”

丁修眯着眼上下打量高酋这副身板,心里暗暗盘算,我想干你,当然与我有干系。但见高酋脸上已经气的青一阵白一阵的,便把这话留在了肚子里,只说:“你缺钱,我能带你挣钱,这还不够?且看那些大老爷们,四处搜刮钱财把自个儿养的肥头大耳的,正经事不干,光想着干你这样的漂亮孩子,让他们掏钱给我们填肚裹腹,反倒是他们积了阴德了。”

高酋不打算再搭理他,闪身离开,丁修有些急了,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句:“难道你不想挣副棺材钱,让你师父早日下土?”

————————————————

终于还是决定在大号把这篇放出来,一来壮大周尹tag,二来也是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坑填完了,【二】在写了,其实是非常狗血的剧情,只是想写这两个人一起骗钱而已。

以及如果喜欢的话写两句评论吧,评论会让我这种老咸鱼更加有动力的!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