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不知名沙雕菜鸡博主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陆花民国衍生】风月【凤官的本名】


番外二

         快过年了,凤官和宁昊天两人早都没了双亲,没人可拜年,于是凤官决定带宁昊天回师父家看看师娘。
        才刚进门,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喊道:“二鸟蛋子!怎么今天想着回来看看?”那汉子一边说一边朝着二人走来。
        宁昊天心里正纳闷,只见凤官狠狠地瞪了那汉子一眼,才挤出一脸笑:“龙生师兄,许久不见,师娘身子可还好?”
        “我亲自照料,自然病不了!”师兄说着觑一眼宁昊天,“这位是——”
         凤官见宁昊天正为难,立马抢过话头:“我朋友,他很爱听戏,所以带他来瞧瞧。”
         宁昊天顺势接道:“在下宁昊天。”
         “原来是宁先生,我叫李龙生。”师兄说着作了个武生的揖,又转头对凤官道:“二……”见凤官脸上不大好看,只得又改了口:“啊——凤官呐,我娘在堂厅里坐着呢,你去跟她说会话吧。”
         凤官白了师兄一眼,只对宁昊天道:“你先在这等我,我跟师娘打声招呼,待会再叫你进来。”
        宁昊天点点头:“你去吧。”

        凤官走后,宁昊天问龙生师兄:“刚刚李先生叫凤先生什么?”
        师兄先是憋不住一笑,又看看四周,见凤官已进了堂厅,这才笑道:“他肯定不告诉你的,今儿我倒偏要说——凤官他三四岁就来了这里,被人扔在我家门前,父母也不知去哪了,他来的时候发了一场大病,病的连自己叫什么都记不起来,大伙儿也不知道叫他什么好。
         “可别看他那时候身板弱,打小就爬墙上树麻溜的不行,每回掏鸟蛋就数他掏的多,而且每次必定要吃两个,有一回掏完咱们就分他一个他还哭呢,所以就叫他二鸟蛋子了!后来我爹收了他做徒弟,才改叫凤官的。”

        宁昊天在心里想了想凤官上树掏鸟蛋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正巧凤官从堂厅里出来了,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说出来让我也乐一乐!”
        龙生师兄见状悄悄转身走了。只剩宁昊天站在原地笑,他想敛住脸上的笑意,见了本尊倒越发收不住了,只道:“没什么,刚刚看见一只笨猫上树掏鸟蛋而已。”
         “这里哪有什么笨猫,师娘从来不养猫的,”凤官说完愣了半晌,这才明白过来,“我师兄都跟你说了?”
         宁昊天终于憋不住了,大笑道:“二鸟蛋子,你既有这样有意思的名字怎么不告诉我?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只有我叫你阿凤了,原来另有雅号!”

——————————————————————————————

        首先说明一下,“阿凤”这个称呼是在很久以前发过的番外一里宁昊天叫过的,这里稍微延伸一下,交代下凤官的本名。
        今天是我在微博的陆花超话签到一百天,又是平安夜,为了表示一下小小的诚意,就把这篇老早以前就写好的、非常短小的番外发出来了。【其实是因为没有其它合适写短篇的脑洞了(›´ω`‹ )】
        风月的正文也接近尾声了,除了已经发表的两篇番外目前还没有想到其他想写的梗,有觉得有意思的梗可以告诉我,我看了有感觉的话就写出来。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