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龙宇|豆东】左邻右里【中】

*CP:《家宴》冯豆子X《屌丝日记》尤东东

*灵感来自《情满四合院》,邻里乡亲,家长里短,没有什么剧情,就是沙雕嘴炮互怼。

是的,打起来了。

前篇走这里:【上】

(3)

 

第二天尤东东又是临着迟到之前起的床,摩托车还在墙角瘫着,昨天忙了一天,连车轱辘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他头疼地捶捶脑门,抓起外套和包就奔了出去,连头上支棱乱翘的头发都来不及抓两把。蹲在水池边慢悠悠刷牙的冯豆子看着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就觉得解气,把牙膏沫子往池子里一吐,漱了两口又抹把脸起身回了屋,心里还盘算着,要是尤东东知道他的车轱辘是怎么回事,肯定得气得跳起来。这么一想,冯豆子心里更得意了。

可惜一连几天冯豆子都没能见到尤东东气的跳起来,他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简直恨不能在公司住下。冯豆子连他的面都见不着,就像捡到一只鞋的人迟迟不见另一只鞋掉下来一样,冯豆子心里总惦记着。

尤东东的境遇着实有些惨,就连一向只会提醒他们加班的无情老板见着他一脸憔悴模样,竟然也难得地起了恻隐之心一般,吩咐秘书给他送来一壶热水,上头贴着一张粉色的便条纸,写着什么“多喝热水,好好工作。”末了竟还跟着手画的一颗心,哪哪儿瞧着画风都不太对。尤东东手里捧着热水身子却不禁打了个寒颤,心想老板要是真心疼他就该多放两天假,少让加班。

终于这天,风和日丽,天气晴好,尤东东干完了所有的活儿,不仅没加班还提前下了班,特地找了一家馆子饱餐一顿,直把肚子填的满满当当。刚吃完饭尤东东只觉得自己浑身是劲,进了院子里,他没有回自己屋,而是径直走向隔壁屋,举起拳头,想了想似乎不够劲,于是拎起公文包直往门上砸:“冯豆子!你给我出来!出来!”

“行了行了,别砸了!”等门外消停下来之后里头的人才把门打开,只见他往门上一靠,“哟,这不是尤东东嘛,怎么,今儿个下班早来找哥哥讨肉吃啊?”

 

“大爷,杀人了!尤东东杀人了!”冯豆子捂着破了的脑袋满院子乱窜,尤东东在后头追,冯豆子直奔到正在院里浇花的周大爷身后,嘴里还嚷嚷:“大爷,尤东东要杀了我!您管管他!”身后尤东东抄着半块沾着血的碎板砖在后头追,到了周大爷跟前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那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着实有些骇人。

四合院不似现代化小区,有居委会管事,每个院里都有那么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爷,就是院里的话事人了,小时候他们俩闹得鸡飞狗跳父母见了也头疼,就是周大爷先是拿鸡毛掸子一人抽一顿,过后又悄悄塞把糖苦口婆心地讲道理。

见了周大爷尤东东也不大敢放肆了,放下板砖,喘匀了气道:“周大爷,您别护着他!就是他把我的摩托车轱辘给卸了,害我迟到还扣奖金!我辛辛苦苦一个月全泡汤了,我今天非打断他的手不可!”

大爷回头看看躲在身后抓着他衣服不撒手的冯豆子,只见他露出小半个脑袋振振有词地回嘴:“那尤东东还抢我女朋友呢,严重影响了我的感情生活,现在还要打我,这不利于院里邻居的和睦相处!他这是破坏社会和谐,违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您怎么不管管他!”

“你还狡辩!”尤东东气得又举起了板砖,这下冯豆子赶紧把脑袋收回去藏了个严严实实:“大爷!您管管!”

这场面着实叫人头疼,但大爷到底是大爷,不消一会就理出个头绪。周大爷先是拉过尤东东的手把板砖卸下来,手上使了几分力气制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再动手,又从身后把冯豆子提溜出来,面对面地对两人道:“人家女孩子喜欢谁我管不着,你们自己找她要说法去。”说着又点着冯豆子的鼻子:“但是这摩托车轱辘的事是你的不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哪有动不动就把人家车轱辘给卸了的?这是在咱们院里,要是放到外头人家得报警抓你的,那时候别说你叫我大爷,就是你叫我祖宗我也保不了你!”冯豆子不服气地撇了撇嘴:“那他还把我头磕破了呢!”

周大爷又转向尤东东:“东东你一直是个好孩子,犯不着为了这点事跟这混小子犯浑,他卸了你的车轱辘叫他赔钱就是了,要真废了他的手你捞着什么好了?”尤东东咬着嘴巴低下头:“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好了,你们俩自己好好商量,一个赔医药费,一个赔俩车轱辘,回屋去,不许再闹了!”周大爷最后一锤定音,拎起浇花的水壶回了屋。

冯豆子捂着脑门把手一伸:“来吧,医药费。”

尤东东把头一撇:“你先卸的我的车轱辘,你怎么不先赔钱?” 

得,周大爷费那么多口舌又是白搭。

“切!”“呸!”

这两人几乎同时啐了一口。

“谁赔他医药费啊!”“鬼才赔他车轱辘!”撂完话各自摔门回了屋。

 

 

(4)

 

眼看着中秋要来了,冯豆子的小饭馆生意越发忙了,往常九点打烊,这些天十点多才回到院里。冯豆子提着从饭馆里带回来的宵夜走在巷子里,头上贴了个白纱布的补丁,嘴里唱着歌:“管他头痛不头痛——”正要往上飙一句高音,没成想嘴巴一张扯着了额头上的皮,被尤东东砸出来的口子直钻脑仁地疼,疼得冯豆子唱歌的兴致也没了,咧着嘴在心里直骂尤东东是个狠人。

冯豆子揉着额头刚进院门,周大爷还没睡,捧着个大茶缸子坐在院里,像是在等人,一见冯豆子来了就招招手:“来,豆子,找你有点事。”说着就把他拉进了屋。

“什么事啊?”

“这不,院里又要评文明标兵了,今天下午大伙儿开了个会,一致同意——”周大爷说着放下茶缸子清了清嗓子,“由你,冯豆子同志胜任!”

“啊?”冯豆子摸摸脑门,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磕破了看见了幻觉,自从他小学毕业以来,评优评先就基本与他绝缘了。即便是小学,十二个学期十张奖状,八张都是卫生积极分子。不为别的,他们小学班主任逮着犯了事的就喜欢罚人值日搞卫生,一个学期有一半的卫生都给冯豆子包了。他自己倒是毫不在意,即便评了优评了先,不过是领张花花绿绿的奖状回来,为了这拼死拼活实在不值。院里这些事他也从不过问,连院里每月一回的大会他都没开过几回,有那时间人早不知浪到哪里去了,还指望他在院子里陪一群大爷大妈说张家长李家短?

这回周大爷这句话实在是让他摸不着头脑了。“怎么就是我了?我当这玩意干嘛呀?”

周大爷拍拍冯豆子的肩:“对,就是你。上回你不是请大家吃红烧肉嘛,这就是积极跟集体分享啊,而且大家都夸你肉烧的好呢。你可别小看这个文明标兵,这可是代表了咱们院的形象,就得你这样精精神神的小伙子不是。而且啊——”他说着又把冯豆子拉近点,“这不是中秋节又要到了嘛,咱们附近十几个院的大爷们寻思着给年轻人们搞点新花样,那天晚上有个联谊,都是年轻小姑娘小伙子,就是名额有限,各院的大爷们商量好了,文明标兵优先。你不是没对象吗,这是你的机会啊!”

话说的挺让人心动的,冯豆子想了想:“院里的人都同意?”

周大爷点点头。

“那尤东东呢?”

“他当然没意见了,你不是说他抢了你女朋友吗,他自己也觉得这事办的不好,所以啊就想借着这次机会让你散散心,就是呢,你跟他斗了这么多年,他有什么话也不好意思对你说。”周大爷一边说一边点头,“你要不信,正巧他今晚回的早,我当着你的面问他。”

冯豆子支了支下巴指着门外:“你问。”

说着周大爷还真的拉着他出了屋,冯豆子就倚着门,周大爷走到院里扯着嗓门冲着在水池边打水洗漱的尤东东问了句:“东东啊,院里文明标兵评了冯豆子的事你知道吧。”

“知道。”尤东东冲他点点头。周大爷的确跟他说过这事,只是说法又不太一样,说院里评文明标兵得选个年轻小伙子,但隔三差五什么街道办开会,几个院里开会都少不了,考虑到东东工作忙只能在其他人里边选了。还是尤东东自己开了口:“这事您找冯豆子啊,他不是最爱嚼舌根子么,街道办的大妈们肯定喜欢他。”

“那你没意见吧。”

尤东东暗暗冷哼一声,提了提嗓门:“我能有什么意见。”

“行吧,你忙你的,早点休息。”周大爷说着回了屋:“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算他有点良心。”冯豆子心里还是将信将疑,但这番话横竖叫他心里舒坦,也就不再追究,索性应承下来便回了屋。反正也不吃亏。

隔着窗瞧着冯豆子和尤东东屋里都熄了灯周大爷才睡下,不知这一出能作用几日,为了院子里消停几日大爷真是煞费苦心。

 

【tbc.】

————
所以说,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