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隹

自知浅薄
|当前嗑宇龙/龙宇,奶周尹,陆花已停产|
|相当咸鱼,极度低产,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脑洞|
欢迎找我聊天!

© 寺隹
Powered by LOFTER

【周尹】年轻人们【一】

【一 、  丁老板】

*出场:丁修、威廉
*OOC,瞎写,慎入!
(送给 @夜的小马甲 ,感谢阿夜一直跟我互相投喂!渣文笔,第一部分也不够甜,不要嫌弃!)

 

 

威廉没有谈过恋爱。他在这个小镇上也从来没有见过谁谈恋爱,至少他身边的人没有。

这个小镇实在是小的很,连公交车的路线都只有三条,公交车也不够多,站牌上写着二十分钟一趟,事实上一个小时都不见得有一趟。

威廉就在这个小的很的镇上的理发店里当学徒,他见过别人吃饭、见过理发师强哥为了两百块跟老板吵架、见过总缩着缩着连说话也小小声的水仔跟别人打架、见过老板结婚又离婚、甚至还见过阿辉在挤公交的时候把手往一个女人屁股上放,却从没有见过谁谈恋爱。大概因为这个镇实在是太小了,连年轻人也没有几个。水仔的年纪是不大的,但他总是死气沉沉的,看着一点也不像一个年轻人。阿辉年纪似乎也和水仔差不多,可他实在长得太丑了,这么丑也能算人?反正威廉是相当嫌弃他的。

至于威廉,他长得很好看,尽管发型在强哥一通自以为是的“时尚改造”后变得一团糟——一头乱炸的卷毛,最后威廉不得不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每天早起十分钟给头发抹上一层厚厚的发胶,这使得他的头发总是看起来油腻腻的。——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好看,大眼睛小嘴巴,皮白脸小,整张脸的轮廓都精致得有点张扬,总之和这个死气沉沉的小镇不一样。

他也很年轻,只有三百岁而已。是的,三百岁,对于一个天使来说是很年轻了,威廉见过的最长寿的天使年纪是他的十倍多,因为每一次围剿恶魔的行动他都躲在后方,从来不急着往前冲。

虽然威廉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天使,一个没了翅膀的天使。他从小就不喜欢天使这类生物,他们看起来愚蠢又虚伪。尽管威廉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他坚信他跟那些虚伪的蠢货不一样。他有时候甚至会想,为什么自己不是一个人类或者恶魔。

后来威廉终于得偿所愿,他被驱逐了,从此不再是天使。因为他在很重要的祭典上把天使里的头头骂了个狗血淋头,用他会的所有带生殖器的脏字。可是威廉也因此失掉了他的大白翅膀,他其实挺喜欢他的大白翅膀的,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东西,而且它很好看。现在威廉的背上只剩下两个丑陋的小肉疙瘩。

 

 

【一】丁老板

 

没有了翅膀的威廉想跟着恶魔混,可是他在这个小镇上迷了路,一个男人出现了,他说他可以请威廉吃饭。于是威廉就这么跟着他走了,他以为这个男人是个恶魔——看起来确实很像。男人的头发有点长,两边的鬓角却剃得短扎扎,乱糟糟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他的脸色黄黑,瞪着一双铜铃眼,在昏昏暗暗一闪一闪的路灯下,的确很像一个恶魔了。

可他并不是恶魔,放在人类里,或许称之为流氓更妥帖。男人把威廉带到了自己的理发店,他是这里的老板,姓丁。他说威廉可以在这里当学徒。不过这家理发店也就丁老板一个人而已,现在威廉来了,就是两个人。

这家理发店就在大马路边,一栋三层的房子,下面是理发店,上面两层是住人的,丁老板住在二楼,三楼就给威廉住。理发店也没有名字,门上用红油漆写着理发店三个字,就算是招牌了。因为这个小镇实在太小了,没有第二家理发店了,不需要取个额外的名字来区分。直到后来,丁老板有了钱,才在门上头挂了一块像样的招牌,红底上边还是那三个字——理发店。

威廉突然想起,那时候的丁老板也是个年轻人。尽管丁老板从很早以前就留着小胡子,可是那时的丁老板绝对没有三十岁,他总喜欢瞪着一双铜铃眼,看起来怪吓人的,不过皮相依然英俊,就连那股子流氓气质也透着潇洒。

 

丁老板的理发店是从他死去的老爹手里接过来的,他的老爹是一个称职的理发师,什么样的头发都剪得一丝不苟。可是丁老板显然没有那样的耐心,他剪头发从来都不拘小节,剪子一挥,剪完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宛如一个潇洒的刀客。好在那个年代小镇上的人都没有什么钱,也顾不上好看不好看,五块钱理一次发,意义就只在于把头发剪短。

威廉跟着这样的老板自然也学不到什么手艺,不过洗头倒是一把好手。曾经有过一个说话文绉绉的眼镜男洗完头之后对威廉说,上帝一定亲吻过你的双手。威廉认真想了想,他出生的时候上帝的确吻过他,至于是吻的手臂还是额头,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总归都差不多,于是他也就含糊地点点头。

理发店每天早上十点开门,晚上七点打烊,早点开门或者晚点关门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其他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来理发。

每天打了烊以后,丁老板就会去夜宵摊子,也叫上威廉一起,小镇上没有酒吧,这个夜宵摊子就是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他们点一大盘肉串和两听啤酒,一边喝着滋滋冒泡的啤酒,一边大口撸着肉串,在这样的时候,丁老板还能腾出功夫跟烤肉串的小辣妹说各种荤话。这样的行为如果放在一个形容猥琐的中年男人身上,通常会被赶出夜宵摊子,可是放在丁老板身上,似乎一切都值得原谅了。威廉就不行,他头一回喝酒,喝个啤酒都被气泡冲的鼻子发酸。

这是很重要的收获,威廉想,然后在心里悄悄记下了丁老板说过的那些绝妙的荤话,或许有一天自己能用得上呢?

威廉对人类的世界并不是很了解,除了帮人洗头和跟丁老板出去吃夜宵,也没有什么别的活动。丁老板也说,他活得没有一点人味。

“那怎样才能活得有人味?”威廉问。

丁老板当威廉是个乡下来的小土包子,尽管这个小镇已经跟乡下差不太多了,但总有更穷乡僻壤的地方,他伸手揽住威廉的肩膀:“跟着哥哥混,哪天带你去省城开开眼,过过夜生活,你就知道了。”他一边说还一边眯着眼咧嘴笑,他的手臂就贴着威廉背上的小肉疙瘩,那两个肉疙瘩实在很小,丁老板感觉不出来,但威廉却觉得痒痒的。威廉在他身上闻到刚抽过的烟味,还有一股洗发精的味道,可是丁老板今天并没有洗头,他也从来不帮别人洗头。

“夜生活?”威廉有些似懂非懂。

“就是有酒还有大胸大屁股女人的生活。”丁老板说着在威廉屁股上拍了一把,“还是小了点。”

威廉又问:“在夜宵摊子不算夜生活?有酒,烤肉串的小辣妹也有大胸大屁股。”

“没出息,”丁老板骂他,“所以说要带你出去长长见识。”就这样,丁老板一边说着要带威廉去省城,一边搂着他去了夜宵摊子,先填了肚子要紧。

直到最后丁老板也没有带威廉去省城,因为他结婚了,跟那个烤肉串的小辣妹。威廉没见过丁老板跟小辣妹谈恋爱,可他们就是结婚了。后来他又离了婚,因为小辣妹在别的女人床上揪出了丁老板。离了婚的丁老板实在经历了太多,带威廉去省城这样的小事被抛到了脑后也是人之常情。

 

现在的丁老板还是留着那种乱糟糟的头发,可是他已经渐渐地老了,虽然他以前也没有看起来有多年轻过,但他是真的老了,连夜宵摊子也很少去了,那份痞里痞气的英俊也因为年纪而折损了大半。毕竟威廉也来了理发店十多年了。剪一次头也从五块涨到了二十块,丁老板的手艺当然是值不起二十块的,但他有了钱,请了比他自己更在行的理发师。

只有威廉还是没变,他还是那张年轻好看的脸,因为天使是不会老的,即算他已经没有了翅膀。他还是帮人洗头,因为他始终也学不会丁老板那种潇洒的剪头方法。理发店也收了别的学徒,丁老板只对威廉说,你长得好看,也算是活招牌了,会洗头就够了。

但威廉在背后骂他,因为他并没有给威廉涨工资,也没有带威廉去省城。

 

评论(13)
热度(23)